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564章 本年度数学大一统项目第一次全体会议
    随着海外的化学工作者陆续到位,沈奇组建了一支精英化学团队,其中海归的中国籍学者12人,外籍华人5人,外籍非华人3人。

    燕大聘请巴顿教授为客座教授,巴顿教授带领他的两位学生以及其他七位化学学者,专攻大环化合物这个研究方向。

    从剑桥归来的唐新安教授被任命为沈奇科学研究中心化学室副室长,他带领剩下的学者专攻化学药物这个研究方向。

    花开几朵,各表一枝。

    物理这一枝,“沈奇猜想”公诸于世已有大半年的时间了,这个猜想建立了海螺结构的物理学构架,提出了“隐藏者”及“明日的物理”等概念。

    有人认同这个猜想,也有人否认。

    持否定态度的人,其逻辑很简单,沈奇你给我把“沈奇猜想”证明了,我就彻底服你。

    只猜不证,那对不起了,我不服。

    沈奇已经搞定了“沈奇猜想”中的一个分支,即通过基于杂交超弦理论的量子效应计算法的李群拓展,证明了欧拉绝对数为6的卡比拉-邱成桐空间是最佳的选择,从而解决了超弦理论中的一个顽疾,对于m理论的完善起到了积极作用。

    沈奇的物理等级是14级,升到物理15级需要6000万学霸积分,以及完成三个条件中的两个。

    沈奇结余5000多万点学霸积分,三个条件中的两个的进度为0%,一个为80%。

    进度80%的是“m理论的完善”,进度0%的是“质子的寿命有多长”、“黑洞信息悖论”。

    沈奇认为,搞定了“黑洞信息悖论”这个物理学难题,“m理论的完善”剩下的20%就可迎刃而解。

    沈奇在去年和燕大物院院长一起上书科学院和国家,希望能升级首都正负电子对撞机,从而制造小型黑洞,验证“黑洞信息悖论”。

    半年过去了,国家对于首都正负电子对撞机升级项目的意见是:尚在研究中。

    沈奇知道不能催国家,这个项目毕竟事关重大,即便升级成功也不见得能出成绩。

    要想让国家鼓起勇气干事情,沈奇必须给出足够有信服力的理论预测模型。

    这又回到了数学领域,数学大一统项目需要加快进度。

    “周雨安,你约一下徐洋教授,咱们开个会,关于数学大一统项目。”沈奇对周雨安说到。

    “你终于对数学回心转意了。”周雨安就等着沈奇这句话呢。

    数学大一统项目立项好久了,这个项目迟迟没出震惊世界的喜人成果,周雨安认为沈奇最近半年乃至一年的心思都没有放在数学上。

    事实证明,如果沈奇不火力全开,周雨安+徐洋+沈太太+燕大全体数学工作者,也搞不定数学大一统。

    当然了,在周雨安等燕大数学人的共同努力下,数学大一统项目还是取得了一定的阶段性成绩。

    周雨安立即给徐洋教授打电话:“徐教授,什么时候有空来我们中心开个会?对对对,沈老板出席,数学大一统。现在就有空?那你赶紧过来吧。”

    “需要请沈太太来中心一起开会吗?”周雨安挂了电话,询问沈奇。

    沈奇:“你说呢?”

    “那当然是需要的嘛。”周雨安紧接着给欧叶打电话。

    “欧老师,你家沈老板喊你来中心开会。对,就现在,你负责的那个版块,表示论在数论中的新构思,你应该有现成的资料吧?资料已经给沈老板审核过了?那最好了,你人过来就ok了,快点啊,等你。”

    周雨安积极性很高,一会儿便安排妥当了,他吩咐手下的一个小弟:“小王,去把会议室布置好,沈主任喝蓝山咖啡,欧老师喝温开水,徐教授喝铁观音,我喝雪碧加冰。速度速度,3分钟之内搞定。”

    “沈老板,你看这样安排行吗?还有没有其他吩咐?”周雨安作为中心数学室的室长,级别等同于燕大各院副院长,他俨然有了主人翁态度。

    “老周,有你真好。”沈奇真心的说到。

    说实在话,沈奇最近还真没怎么去管理数学室。

    周雨安的个人能力很强,他把数学室打理的井井有条,和友校、友好部门乃至国际上的数学友人皆建立了良好的沟通关系。

    周雨安体现出了管理上的才华,沈奇出差期间,中心主任工作都是委托周雨安代为处理。

    至于个人学术水平,周雨安也稳中有进。

    沈奇估摸着,周雨安现在的数学水平,差不多得有11级甚至12级了吧。

    周雨安说到:“老沈,我真的很感谢你,你这么信任我,你不在燕大期间,代理中心主任的权利都是委托我来执行,我没啥好说的,当然是全心全意辅佐你成就伟业。”

    沈奇:“老周,我有点愧疚,关于中心副主任一职,我曾多次在燕大高层联席会上推荐你当副主任。很可惜,联席会没能通过。”

    周雨安摆摆手道:“老沈,千万别这么想,我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咱们中心的副主任,那就相当于数院的院长、物院的院长,燕大数理化生这些学院的院长,哪一个不是院士?我才是个长江学者,我还需要努力。”

    沈奇打开办公室的小冰箱,取出一瓶冰雪碧递给周雨安,说到:“算命的说我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我不这么认为,路要怎么走,你们自己选择。”

    周雨安接过冰雪碧,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说到:“你的合作伙伴获得了诺物,你的夫人和手下获得了各种荣誉,就说我吧,我也拿过拉马努金奖,我很满足了。你下属的副研究员在国际四大期刊上发表了论文,还在四环之内买了房子,你这条命显然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算命的忽悠你呢。”

    “好兄弟。”沈奇拍拍周雨安的肩膀,日久见人心呐,他跟周雨安认识了十几年,这位兄弟值得信任:“老周啊,你跟我同年,都已过了而立之年,我很好奇,你咋不结婚呢?有女朋友了吗?”

    周雨安:“喂,别打探我的隐私好不好?”

    “你又不是娱乐明星,还在乎什么隐私?”沈奇摇头笑了笑。

    这时周雨安的小弟小王通知:“徐洋教授和欧教授的团队已到中心会议室,请沈主任和周室长下来开会。”

    沈奇、周雨安来到会议室,会议室中坐了不少人。

    徐洋教授是著名的代数几何专家,他的团队专攻数学大一统项目中的代数几何版块,加他一起来了十二个人。

    欧叶负责数论版块,她带着她唯一的一个助手,数院的一位女博士研究生前来参会。

    沈奇科研中心数学室的研究员、副研究员来了十六个,加上沈奇、周雨安,会议室里坐了三十几号人,可谓阵容庞大。

    本年度数学大一统项目第一次全体会议由周雨安主持召开,他所负责的版块和徐洋教授负责的版块有很强的关联性:“各位兄弟姐妹,数学大一统项目是个无比庞大繁杂的世纪工程,我们这个大团队研究这个项目有两年多的时间了。我们最早确定的是代数几何+数论+分析的框架,现在,偏微分方程、微分几何、群论、拓扑甚至概率学的同事们都加入了团队,项目越做越大,大到令人震撼。”

    “截止目前,我们认为暂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的版块是代数几何+偏微分方程,这样吧,先由我来汇报我们在双曲几何流这个重要问题上取得的初步研究结论。”周雨安起身,手握翻页笔操作p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