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600章 还好我老婆是学数学的
    再看血小板激活课题小组的实验日志,内容不多,毕竟这个课题刚开始不久,做的都是准备工作,还没进入课题的主要环节。

    作为中心一把手,沈奇不必审查每一个课题的具体细节,他也没这么多时间和精力。

    把握大方向,抓重点,随机抽查,就可以了。

    但在lpjk1项目上,沈奇是非常走心的,事无巨细他皆时刻保持关注。

    课题进度,实验设计,实验结果,实验员的精神状态,实验员的近况……诸如此类的凡是和lpjk1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大事小事,沈奇或许不是经常明示,却一一记在心中。

    滴滴。

    实验室大门从外面被刷开。

    贺琳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将一次性咖啡杯捏成一团抛进门外的垃圾桶,随后进入实验室。

    边走边喝咖啡的人想必是非常忙碌的,贺琳进入实验后看到一张笑脸冲她微笑。

    “沈主任早。”

    “早啊贺琳,你以一杯咖啡宣告今天的开始,看样子你是不准备睡觉了?”

    “习惯了。”贺琳穿上她的白大褂,以咖啡续命的她在一大早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人都得睡觉,不睡觉的人会死的。沈奇摇摇头道:“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贺琳解释道:“早上我把我们组下一步的实验设计完善一下,预计整个下午我都会在睡眠中度过。”

    沈奇以关切的语气询问:“一个人睡?”

    贺琳愣了愣,随即道:“沈主任很关心我的个人生活?谢谢关心,对,一个人睡。”

    “有考虑过找个顺眼的男人建立家庭吗?”沈奇是中心的皇帝,皇帝不需要拐弯抹角。

    贴心暖男或许比钢铁直男更受女孩子们欢迎。

    到了沈奇目前的人生阶段,一个有老婆孩子没有情妇的已婚男人,是暖是直主要看他的心情,不要做渣男就好了。

    若是其他男人这么直接的询问贺琳啥时嫁人,贺琳定然冷漠的哼一声:“关你屁事。”

    沈奇和其他男人有所区别。贺琳抱臂笑了起来:“有啊,沈主任就挺顺眼的。”

    只许你沈奇调戏女研究员,不许女研究员调戏你?

    沈奇叹气道:“哎,那让贺博士你失望了,我家闺女都快四岁了。”

    作为一名德智体脸胸腿全面发展的高学历女性,贺琳的个人条件相当优秀,她说到:“十年前,我曾经爱过一个男人,爱到无法自拔,本科还没毕业,我就迫不及待的想嫁给他。”

    “看样子是没嫁成啊。”沈奇知道贺琳身上一定有故事。

    “临近毕业,那个男人对我说,生理决定了对一个人的爱不会超过十八个月,分手吧。”贺琳讲述了一个“痴心女遇见渣渣男”的伤心故事,她很平静的叙述着故事情节,貌似她只是个讲故事的人而不是故事中的女主角。

    “我对生理学有一定的研究,那个男人纯属胡说八道。”沈奇有点同情贺琳了,小情侣分手很正常,但把女朋友当弱智来对待就是另一种性质了。

    “那天我在咖啡厅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把杯里的咖啡泼了他一脸。然后我去到实验室,配制了一瓶六氟合锑酸。”贺琳望向药品柜,那里摆着酸性和腐蚀性极强的六氟合锑酸,今天的六氟合锑酸和十年前的六氟合锑酸在化学性质上没有区别。

    所以千万不要在感情上伤害学化学的妹子,更不要侮辱学化学的妹子的智商,否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连尸体都找不到。

    找不到尸体只能报失踪,失踪若干年以上才能宣布死亡,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警方很难找到有效的线索。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沈奇暗自庆幸,还好我老婆是学数学的。

    贺琳继续道:“沈主任你想多了,六氟合锑酸是用来做毕业设计的,我的毕业设计很顺利,我读了硕士,我去了英国继续读博。学了这么多年的化学,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化学方程式中唯一不变的是等号,为了得到等号右边的目标产物,我们必须牺牲等号左边的原始反应物。所以沈主任,顺眼的男人究竟是反应物还是目标产物,谁又知道?”

    “深刻。”沈奇微微一笑,贺琳博士走上了一条以化学证道的道路,她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聊完了化学女博士的感情史和蜕变之路,沈奇转而将话题切入lpjk1项目:“很高兴你和我分享了你的心路历程,贺琳,咱们还是聊聊受体阻滞剂吧。我注意到,你们在edc?hcl和hobt存在的条件下,使得化合物22与5-氯-2-噻吩-羧酸偶联,并使用手性hplc进行纯化,得到了化合物38,收率为80%。一直到这里,我都十分满意。那么下一步,你们怎么解决化学和光学纯度的问题?”

    “说到这个问题,我也很头疼啊……”贺琳挠头啊挠头,挠的是披头散发,挠是花容憔悴:“使用epichlorohydrin作为手性源制备关键中间体,成本上是低廉的,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最气人的是,虽然epichlorohydrin的效果一般,但它仍是已知手性源中效果最好的。即便获得我们能做到的最好效果,也无法在化学和光学纯度上达标。沈主任,你以为我想加班想熬夜?没办法呀,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做,这很花费时间。”

    沈奇:“我们不怕花时间,就怕花了时间也解决不了问题。”

    “别打击我了行吗沈主任,我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贺琳难得露出脆弱的样子,这种脆弱稍纵即逝,很快她又恢复了克服一切困难向前冲的决心。

    “唐教授怎么说?”沈奇领导着唐教授,唐教授直接领导他曾经的博士研究生贺琳。

    贺琳如实回答:“唐老师建议不要改变最初的路线设计,他让我继续优化原方案,人手不够就找沈主任要人,钱不够就找沈主任要钱。”

    嘿,好你个老唐,你也是个资深直男啊,难怪能培养出贺琳这样的优秀学生。

    沈奇摇头道:“要钱没有,要人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