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667章 学术界又震惊了,学术界为啥天天震惊?
    在沈奇的操作下,id为ouye的网友在arxiv上贴出了强bsd猜想证明的手稿。

    沈奇没有修改欧叶手稿的任何一个数学符号,他贴出四十二页手稿的pdf扫描文件后,在帖子里打字写到:“七个千禧难题,还剩两个:)。”

    欧叶关于bsd猜想的手稿发在arxiv上之后仅过了2个小时,便有媒体报道了这个消息。

    首先报道的并非学术媒体,而是bbc。

    bbc:“中国数学家欧叶刚刚在全球论文预录网站arxiv上贴出了她的四十二页手稿,欧叶宣称,她证明了数学千禧难题之一的强bsd猜想。欧叶证明方案的成立性,有待于学术界进一步确认。”

    不久之后,学术界的媒体、研究机构以及个人,纷纷发表了评论。

    “初步判断,欧叶教授给出了一种看似合理的强bsd猜想的完整证明方法。纯粹是出于学术目的,我们将组织与我们长期合作的世界顶尖数学家,验证欧叶版证明方案的成立性。”---来自斯普林格出版集团的报道,该学术出版集团拥有多名长期与其合作的顶尖数学家、物理学家及其他科学家。

    “七个千禧难题,还剩两个?我所将动用最强大的力量,来验证欧叶的方案。”---来自克雷研究所的评论,七个千禧难题的设立机构是克雷研究所。2000年的时候,克雷研究所设定了七个千禧难题,并承诺每个难题价值100万美元。这么多年过去了,物价在上涨,当年的100万美元可以在纽约按揭买house,现在连一套apartnt都买不起。基于物价和房价上涨,如今每个千禧难题的价格提升为150万美元。

    “作为一名花了十年时间求证bsd猜想成立的职业数学家,我认为欧叶教授给出的这版bsd猜想证明方案,是我见过最接近真相的方案。”----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数学教授龚长伟的评论,他是欧叶的硕士导师。

    “杰作!至少看上去是杰作。”---来自以色列数学家、2010年菲奖得主林登施特劳斯的评论,他是欧叶的博导。林登施特劳斯获得菲奖时刚好40岁,头发浓密,身体强壮。现在的林登施特劳斯已是个小老头,头顶秃了,却也更强了。

    “对于非数学专业的人来说,bsd猜想太过深奥复杂。我来简单解释一下,什么是bsd猜想,这个猜想被证明了又会起到怎样的意义和价值……”---来自燕大沈奇科研中心数学室室长周雨安的科普文章。

    欧叶自称证明了bsd猜想。

    证明欧叶证明了bsd猜想,是其他数学家的工作。

    这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当然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

    斯普林格出版集团、克雷研究所这些国际上的权威学术机构,体现出了比较客观的态度,他们不轻易肯定,也不轻易否定。

    欧叶的导师、朋友则体现出了积极支持欧叶的态度。

    当然了,国际上也有持质疑态度的数学家。

    英国,牛津大学。

    21世纪的牛津大学以及她的姊妹剑桥大学,并非数学的中心。

    菲尔兹奖成立于1936年,菲奖得主数量最多的科研机构是哈佛大学,其次是巴黎大学。被誉为数学圣殿的普林斯顿及巴黎高师,只排名第三、第四。

    毕竟王子屯和巴黎的那家师范学院都是人丁稀少的小户,他们的科研人员基盘数量远少于大哈佛、大巴黎。

    而大牛津、大剑桥的菲奖得主数量,排在伯克利、t之后。

    大牛津、大剑桥在20世纪之前的那一两百年里,确实是大又强。

    纵观近代科学史,英国科学家几乎撑起了半边天,而这些英国科学家基本上都来自于牛津、剑桥,英国最鼎盛的维多利亚时代,亦是英国科学最强盛的时代。

    如今的英国依然是发达国家,是科技先进、科研实力排名世界前列的国家。

    牛津、剑桥依旧源源不断的为英国培养各方面的优秀人才。

    比如说牛津大学的印度数学家阿达马博士,他如果一直呆在印度,不来英国牛津深造、不拜安德鲁-怀尔斯为师,极难取得现在的这种学术成就。

    今天早上,阿达马博士一如既往的在他办公室磨咖啡豆,美好的一天始于一杯香醇的手磨咖啡。

    喝着咖啡,打开电脑,上网看新闻,阿达马博士悠然自得,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

    噢,曼联在主场被热刺7比1干了,这太让我这个红魔的铁杆粉丝失望了,我的50英镑买曼联独赢,就这么完蛋了。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买曼联就剁手。

    小克莱森在第二回合击倒鲍勃-迪伦,看来今天并没有那么糟糕。我的500英镑买小克莱森击倒对手获胜,赔率是1赔9。

    今年的美国网球公开赛非常精彩,我想我应该预订明年温网的门票。

    ……

    阿达马博士在英国生活了多年,他自称是个狂热的体育迷,他对体育的狂热不亚于数学。

    印度的第一运动是板球,和大多数印度男人一样,阿达马博士曾经的最爱是板球。

    来到英国后,阿达马博士的爱好和英国人越来越像,足球、拳击、网球,这些是英国人喜欢的体育运动。

    嘎吱。

    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位白人。

    白人叫约翰-格林,英国约克郡人士,他也是个数学工作者,与阿达马共用一间办公室。

    “早啊,阿达马。”约翰-格林非常熟练的倒了杯咖啡,并对阿达马磨咖啡手艺赞不绝口。

    “早啊,约翰。”阿达马的心情挺好,毕竟小克莱森的击倒性胜利为他带来了几千英镑的收入。

    “你知道吗阿达马,狮心王酒吧今天做促销活动,买任意两杯饮品,付两杯的钱。要不我们晚上,去那里坐坐?”

    “你知道吗约翰,我最烦的就是狮心王酒吧,一个促销老梗用了二十几年,毫无新意。我更愿意去十字军酒吧,虽然要多走一英里,但我相信这是值得的。”

    “我想去狮心王酒吧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那里的辣妹多,而且很容易泡到手。”

    “这点我倒是赞同,行吧约翰,我们今晚去狮心王酒吧找点乐子。”

    “就这么说定了,对了阿达马,你看新闻了吗?”

    “曼联1比7输给了热刺,曼联进的那个球,还是对方的乌龙球,相当于热刺在曼联的主场,一场比赛进了8个球。我做过数学分析,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是一千八百分之一,而一个赛季中,曼联和热刺只有两场交手。噢,神奇的英超,了不起的热刺。小克莱森在第二回合击倒鲍勃-迪伦,那记勾拳太漂亮了,可怜的鲍勃-迪伦感觉他自己被火车撞了……”

    “不不不,阿达马,我说的不是体育新闻,难道你没看学术新闻?不过话说回来,曼联真的是越踢越臭,再这么踢下去,他们连牛津队都打不过!我真的很怀念弗格森爵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以及鲁尼在红魔的那段岁月啊,现在的曼联,就他妈是支保级队!哈哈哈,曼联,下赛季打英冠去吧!热刺万岁,枪手无敌!”

    “学术新闻?学术界发生了什么大事?”

    阿达马关闭体育新闻页面,进入学术新闻版块。

    下一秒,阿达马博士惊呆了。

    标题1:中国数学家证明强bsd猜想!

    标题2:中国女数学家欧叶宣称证明强bsd猜想!

    标题3:中国美女数学家欧叶教授发表42页手稿,强bsd猜想或被证明!

    ……

    学术新闻铺天盖地的传播一个消息,一位叫欧叶的中国数学家,证明了强bsd猜想。

    同样是研究强bsd猜想并取得了一定研究成果的阿达马博士,他在几个月前发表于《数学年刊》上的强bsd猜想证明方案,被学术界公认为在rank0、1层面取得了最要进展,是迄今为止最接近真相的方案。

    还是学术界,却在今天大张旗鼓的传播“欧叶版方案是迄今为止最接近真相的方案”。

    阿达马博士冒出了冷汗,他立即登录arxiv,找到欧叶的手稿。

    l^(r)(e,1)=ce?#sha(e)……gross-zagierfor→l’(e,1)/ce→rationalnuer…analyticrank≥2,gaussconjectureinadraticfie……l(e,s)=c(s-1)^r+high-orderite!

    ……

    阿达马博士拿咖啡杯的手剧烈颤抖。

    砰!

    咖啡杯掉落地面摔了个粉碎,浓浓的液体溅射到阿达马博士铮亮的皮鞋上。

    “她……她她……”阿达马博士惊讶的张开嘴,眼睛瞪的老大。

    “她挺厉害的,不是吗?”约翰说到。

    阿达马博士忽然失态,他激动的大喊大叫:“她……她抄我的论文!她这个骗子,她这个剽窃者!”

    约翰摇摇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虽然她关于rank0、1的证明思路与你发表在《数学年刊》上的论文极其相似,但她的这份手稿的核心是rank大于等于2的论证,这是她的独创,是整份方案最关键的部分。这份手稿转化为正式的论文,她完全可以在论文中写到,关于rank0、1的证明,引用的文献为阿达马博士发表于《数学年刊》上的文章。所以阿达马,你不能指责她抄袭你的论文,她当然会反驳,这只不过是合理的引用。当然了,她的方案是否成立,还需要进一步验证。其实我很期待她的正式论文,以及面对面的报告会。如果她开报告会,我一定要去现场。”

    “验证?当然需要验证。”阿达马博士面无表情的说到,随即抽几张纸巾擦拭皮鞋以及地板上的咖啡。

    “今晚还去狮心王吗?”

    “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在这个战斗的时刻,我需要酒精,也需要女人。”

    ……

    中国,燕大。

    沈奇正在写论文。

    写过论文人都知道,好的论文需要好的引用。

    即便是沈奇,他写论文时也会引用别人的文献。当然了,沈奇的研究成果被别人引用的次数更多。

    其实沈奇很早就注意到牛津大学阿达马研究团队了。

    从学术上客观的评价,阿达马团队于几个月前发表在《数学年刊》上的bsd猜想论文,确实写的很好。

    但沈奇没有引用阿达马的这篇《数学年刊》论文。

    因为沈奇知道,欧叶在做完rank0、1阶段性研究成果之前,并没有读过阿达马的论文。

    抄袭?

    no,no。

    别说抄袭了,连引用都算不上。

    顶多算是,欧叶、阿达马在相同的时间段对于同一个问题,产生了比较类似的学术思路。

    灵感撞车在数学史上并不少见。

    全世界那么多聪明的大脑,当然会有一定概率撞车。

    撞你咋地?

    谁先做出最完善、最完整、最严谨、最自洽自足的最终研究成果,历史就会记住谁。

    目前看来,欧叶团队占据了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