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穿越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七百六十章 告别大宋
    一个月后,范宁的坐船抵达了泉州,泉州目前是北岛在大宋的根基地,有码头、商行、钱铺、店铺、酒楼、客栈、工场、瓷窑、农庄、茶场等等,仅在泉州的资产就达百万贯。

    范宁抵达泉州时,正好遇到一万三千户百姓迁徙海外,其中一万户是迁徙北岛,三千户是迁徙到南岛,这也是鲁国大长公主要跟随丈夫曹诗前往南岛,又看在太皇太后的面上,天子赵顼特地批准迁徙三万户百姓去南岛。

    此时北宋人口已达一亿两千万,仅江南地区的无地流民户就达三百万户,虽然人口众多带来商业上的繁荣,但也同样带来了很大的社会和经济压力,所以适当向海外迁徙人口已成为朝廷的共识。

    但迁徙海外的人口也不能过多,会使朝廷失去控制。

    所以王国人口上限控制在百万,公国人口上限是五十万,不过,如果是自然繁衍突破上限则不包括在内。

    目前北岛人口有二十万,加上天子批准迁徙的十万户,十年后人口至少是七十万户,实际上不止,还有北岛自己不断招募的移民,十年后接近百万人口都有可能。

    泉州海港停泊着三百艘万石大船,北岛所有的万石大船都倾囊而至,来迎接一万三千户,近八万人口。

    这虽然不是最大的一次移民,但也是规模庞大。

    来迎接这批百姓的官员由朱齐和陆敏带队,他们一个是吴城县令,一个是越城县令,同时带来几百名学生作为自愿者。

    另外朝廷也会派出一支五千人的军船队护送这批百姓前往北岛。

    包括移民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安排得十分妥当。

    他们就在等待范宁到来,然后一起出发前往北岛。

    范宁船队抵达泉州时已是傍晚时分,他没有惊动当地官员,直接带随从来到自己的旧宅‘紫川府’,府中有人收拾打理,可以直接入住。

    范宁本想好好休息一夜,没想到明仁上门了。

    “你怎么也来了?”范宁连忙把他让进书房。

    明仁苦笑一声道:“新港那边出了点事,我赶去处理。”

    “新港出了什么事?”

    “一名新执事经验不足,第一次操作白铜,结果被一个西方商人骗走了一万锭白铜,一锭十两,差不多十万两吧!”

    范宁请他坐下,又让随从上了茶,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说说看。”

    “说起来就是见识不足,这名西方商人想买白铜,手中黄金不够,便拿十大箱锡兰五彩明珠来冲抵,执事没见过这种五彩明珠,觉得很罕见,便答应了。

    后来消息传到北岛,我觉得有点蹊跷,真是五彩明珠的话,十大箱五彩明珠该值多少钱,远远不止一万锭白铜,西方人有这么蠢吗?

    我就赶去新港,果不其然,全他娘的是玻璃珠子,只不过是五彩玻璃珠子。”

    范宁喝了口茶,心中好笑,这是西方人用来骗非洲人黄金的把戏,居然骗到自己头上了。

    不过物以稀为贵,现在还是北宋年间,就算是玻璃珠子也是比较值钱的,倒不能说是骗。

    明仁之所以觉得上当,是因为自己告诉过他,玻璃是怎么做出来的,他也在尝试,所以他知道这玩意不值钱,可别人未必知道啊!

    “你带了吗?”

    明仁从怀中摸出一颗递给范宁,范宁在灯光下细看,五彩斑斓,彩光夺目,确实引人入胜,难怪执事会上当。

    范宁笑道:“那个执行你处罚了吗?”

    “暂时还没有,只是狠狠训斥他一番。”

    “这样吧!你让他去一趟日本平安京,把这批玻璃珠子卖给藤原家族,两百万两白银,他们一定会买的。”

    “两百万!”明仁瞪大了眼睛。

    “藤原家族有的是银子,从秋田里见银山每年就分走三百万两,我从他手上赚点小钱,有什么不可以?不过这种明珠叫做意大利宝珠,产自西方之国意大利,至于怎么开采出来的,我们不知道。”

    “我知道,我回去时去一趟新港。”

    范宁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我们在新港那边,或者在泉州这里有没有橡胶车轮?”

    “泉州就有!”

    “有多少?”

    “大概两百对,包括车轴。”

    “你留五十对交给那个执事,让他去平安后,再拐去鲲州,把五十副车轮交给鲲州赵知府,这是我答应他的,算是送给他们。”

    明仁笑道:“小事一桩,我会安排的。”

    范宁喝了口茶又问道:“说起玻璃,我记得你要办玻璃厂,有没有成功?”

    “成功是成功了,但被你岳父曹佾看见了,他一定要我们把技术给南岛,南岛也要办一家玻璃厂,这种技术我真舍不得,但又不好不答应。”

    明仁有点苦恼,从怀里摸出个紫檀木镶银边烟斗,卷了点一锅烟丝,在灯下点了,美美抽了起来。

    范宁看得有点目瞪口呆,他指了指烟斗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就今年啊!北岛很流行的,是个男人都有只烟斗,忙完后抽一锅,很放松的,对了,我给你也准备了一只。”

    明仁从皮囊里找出一只镶嵌红宝石的精美的紫檀木盒,递给范宁,笑眯眯道:“庆贺我兄弟当国王,我准备的见面礼。”

    范宁这才从明仁抽烟带来的震惊中醒过来,他忽然想起,自己箱子里也有一小捆烟叶,准备想给天子赵顼,自己居然忘记了。

    他把紫檀盒子放在一边,摆摆手道:“我们先一件事一件事说,别搞乱了,你刚才说,南岛也想做玻璃?”

    “是!而且我答应了,当然是被迫,那是你岳父啊!”

    “大家一起做,没问题,宋朝市场很大,可以一起发财,但我岳父知不知道玻璃的作用?”

    “他知道,曹太后的寝宫里有一座玻璃楼,就是当初你从西方人手中买的那批玻璃,进献给了皇宫,结果曹太后寝楼的每一扇窗户上都装上了玻璃,成为皇宫里著名的玻璃楼,这是曹佾告诉我的,还有你另一个岳父欧阳修的眼镜,也是玻璃做的,满朝文武都知道,曹佾一心想做窗玻璃和眼镜生意。”

    原来自己岳父都知道,范宁苦笑一声又问道:“那他知道怎么分割玻璃吗?”

    “我告诉他了,用金刚石做的刀,但一定要带防护手套,不然很容易伤手。”

    “好吧!可以把造玻璃的技术传授给南岛,然后我再说第二件事,就是关于五彩玻璃珠。”

    范宁冷笑道:“以我对西方人的了解,他们一定还会再来,满载玻璃珠过来骗白铜。”

    明仁咬牙切齿道:“他们再敢来,我定让他们血本无归。”

    范宁点点头,“我相信你会办得很漂亮,不过这玻璃珠子可以囤起来,以后可以去别处换黄金白银。”

    “我明白,比如日本。”

    范宁暗赞明仁头脑转得快,他笑了笑道:“现在我们再说说烟丝的事情,把你的烟丝给我看看!”

    明仁取出烟丝盒递给范宁,范宁打开盒子,一股奇香扑面,烟丝呈金黄色,烤得非常完美,切得很细,长一寸,柔软整齐。

    范宁又低头闻了闻,笑道:“是龙涎香!”

    “烟丝配的香料有十几种,看自己喜好吧!现在各县都有烟店,不光是我们,南岛也开始流行了。”

    “那女人和孩子抽烟吗?”

    明仁摇摇头,“女人和孩子都不准抽,女人是喜欢,孩子是禁止,当初你不是说,这玩儿抽多了对身体很害,严禁孩子抽烟吗?所以北岛和南岛都禁止孩子抽烟。”

    范宁取过明仁送给自己的烟斗,也是檀香木镶金边,做工非常精美,他取过烟丝,用专门的一小张烟叶慢慢卷起,塞进烟斗里,他刚凑进蜡烛,明仁连忙取出一只精美的打火器。

    打火器外形有点像后世的金属打火机,通身用黄金打造,敲门利用了弹簧的伸缩力,上方是用精钢做的镰头,下面是一块火石,用拇指扳动后面,上面镰头被拉起,拉到极致后,手一松,镰头就会猛地敲打在火石上。

    ‘啪!啪!’精钢镰头连连敲击火石两下,立刻有火星迸射,火石前端是一小锅火绒,火绒立刻被火星点燃。

    这并不是什么发明,就是把普通百姓用的火镰做成高端艺术品,看起来就很上档次了,唯一的科技含量就用弹簧把原本分开的镰头和火石合为一体。

    “火镰不错!”

    范宁凑上前点燃了烟丝,美美抽了一口,顿时让他浑身都放松下来。

    “这是专门定制的,定制一个五十贯钱,一般百姓家哪有闲钱用这个,还是用老式的火镰吧!”

    “那不一定,烟草普及后,每个男人都要带一个火镰,有钱人总是想用你这种,以彰显身份,烟斗也是,回去成立一个专门制作高端烟斗和火镰的作坊,将在在京城也是一等一的牌子,这个赚钱的机会你不会放过吧!”

    “赚钱的法子太多,我还真忙不过来。”

    说完,明仁准备又要抽一锅,却被范宁拦住了。

    “这玩儿一天抽上一两次就行了,不能多抽,否则肺会坏掉的,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

    “我明白的。”

    “明白就好,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