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257章 《国家宝藏》
    中音的学生老师里头,最近在流传一件事情。

    季铭来学校了。

    有人说,看见季铭去找了邹文琴教授,在琴房待了好久好久。

    有人说,还跟季铭一起听课呢,他戴了棒球帽,但没有戴口罩,也没化妆——不过还是好帅,没想到素颜也那么帅,不知道用什么保养的……一扯扯到了天边去。

    尽管相对于中戏北电,中音央音的新闻不是那么多,也不是那么一线,但这个消息传了几天之后,还是传到了媒体的耳朵里。

    一个机灵。

    季铭这个家伙吧,有点老气——人气最高的时候没见他出来干点啥,人气下落了之后,也没见他心急出来固粉,真有点坐看云起云落的的淡然。

    暴殄天物啊。

    多少人想要这点人气而不可得,一点不知道珍稀。

    “季铭现身中国音乐学院,疑似找声乐名师邹文琴进行声乐学习”

    “进军声乐?季铭现身中音课堂。”

    “疑似为进入乐坛做准备?季铭找吴壁霞恩师补课。”

    在最近比较平淡的娱乐圈,季铭这点新闻还是引发了不小的关注——这位哥们跑去学声乐了?还是特意跑去中音学?要知道中戏的音乐剧专业也是不错的,自然唱这一块也是有点实力的,特意跑去专业的音乐学院的补习,可见季铭的野心不小。

    “季铭这个钻地鼹鼠,到处钻,也不冒头,也不去演戏,不知道干什么。这又去学声乐了,难道真的要当歌手啊?”

    “就算当歌手,好像也没有必要去找邹老师吧,以他唱《药神之歌》的水准,唱几首流行歌还不是轻而易举?除非他——他难道想要当民族歌手?我的马鸭,季铭要去唱《歌唱祖国》啥的了?”

    ——“……不会吧,要说季铭本身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也算是编制内的艺术家了,转去什么唱歌的单位,也不是不可能哦。”

    ——“你们说的还跟真的一样,他疯了么?放着演员不当跑去唱歌?再说,他自己都说过了,不会当歌手的,没道理要骗人啊。何况今天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一线大明星特意去那些单位找不自在的?从里往外跑的倒是越来越多。”

    “我觉得大家都走入一个误区了,季铭去学声乐,不代表他要唱歌啊,这俩又不是一码事,也许季铭就是想要加强一下自己的声乐能力,毕竟当演员是吧,声台行表,声里头也包括声乐啊。”

    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再加上业内也没有什么关于季铭要唱歌,或者用到声乐功力的消息,自然是一头雾水。

    媒体不怕一头雾水,就怕一眼就看明白的事儿。

    一头雾水才好呢。

    电话、邮件,都发到了喜天去——喜天最近他们熟悉啊,尤其上一段吴波的事儿爆出来,周西宴也算是倾尽全力给他压下去,几十年的老本都用上了,再加上还有一个曾经的一二线小生在岛国的风波,也是让喜天“热”了一把。

    “就是加强一下,没什么别的计划。”

    “真的,我还能骗您么?这有什么计划,您自己看着嘛,肯定瞒不过您的啊?对对对,就是他想要去弥补一下这一块的不足,单纯充个电而已,没有没有,有什么消息一定告诉你,肯定的,我还得多仰赖您呢。”

    周西宴自己都接到了好几个电话。

    其中还真有自己想了一个看似可以圆说的情况的:

    “我可听说湘南台那档声乐节目想要邀请季铭的,啊,是不是季铭在做准备啊?就是一档综艺嘛,要是真的,你告诉我什么时候适合发布我给你先压着就是了,再说了,以季铭今天的地位,就算提前爆出来,湘南台还能把他拿掉啊?开什么玩笑。”

    周西宴一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因为这节目确实找上来了,找来的还不是当学员,而是当导师——季铭觉得自己不够格,虽然周西宴她们都说他够格,当红一线明星不是什么大路货,作为一档真人秀综艺,湘南台显然没打算把《声入人心》做成青歌赛那么枯燥,所以除了请一位重量级声乐大师来坐镇专业之外,其余两位老师,它们并没有怎么看重专业功底,以季铭的水准,确实是够的了,但季铭还是谢绝了。

    所以有人能够了解一点季铭跟节目的蛛丝马迹,那也是很正常的。

    “王姐,唉,我也不瞒你了,这节目确实找过我们,可是季铭他是忙着排话剧,还真的拿不出时间去上节目,补课都是见缝插针的。”周西宴深吸了一口,只觉得自己公司的艺人,那真是不够让人省心的。

    都是些什么人啊。

    难道要做一个专业经纪公司就这么难么?还不如搞点偶像演员赚点快钱呢。

    真是心力憔悴。

    电话那边的王姐,也感受到了周西宴的真话了:“真不去?那还特意学?”

    “真不去,”周西宴顿了顿,还是决定借她的口传一点真话出去:“他演话剧嘛,你知道的,话剧对声乐的要求挺高的,尤其是气息,毕竟话剧不用麦,要整个场的观众都能听见,那得多少气啊?”

    “这样啊……”

    不知道信没信,王姐没在继续问,不过她抓着这个机会,又把吴先生,蒋先生那些人的事儿问了一遍,周西宴这回就不客气了,全给挡了回去。

    挂了电话,深深吐出一口气。

    想了想,给杨如意拨了个电话。

    “周总?”

    “嗯,上回跟你说的事儿,季铭怎么说?”

    “后来好像国立老师也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已经应下了,我们跟那边已经在对接了,正在约时间。”

    “哦,好,那行,媒体那边你怎么说的?”

    她这里电话多,杨如意那里只会更多。

    “也没什么可说的啊,就是充电呗,反正我就说,以后也都会有各种学习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行吧。”

    “那你好好处理吧,让季铭把剧本多看看,《末代皇帝》参加完校园戏剧节,他也得考虑接戏了。”

    “嗯。”

    ……

    “周总啊?”

    “是,”杨如意把一个本子递给季铭:“最近她那边电话肯定也多,不过公司最近是挺忙的。”

    季铭点点头,接了本子过来,很薄,几张张纸,里头的正经内容更是少的可怜,反而是各种背景介绍,边角料多一点、本子第一页上,冠了个名字——《国家宝藏》。

    “合作的那位是节目的助演老师么?”

    “噗。”

    “啊?”

    “是刘然。”

    “……”

    央视现在也真是鸡贼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