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406章 通关!还愿!
    季铭难得有点羞涩。

    “其实,就是,就是有备无患嘛。”

    黄三石真是要被他笑死了:“还装什么呀,你这一气儿拿了白玉兰、梅花,对文华有想法,不是很正常么?不过说起来也是,《末代皇帝》这个水准和影响力的作品,本来就是现象级的,也就话剧存在感不高,不给奖倒是显得不公道。”

    公道?

    “跟谁讲公道呢?有没有数儿的?”

    季铭装作凶狠的样子,说完之后跟黄三石对视一眼,乐成两个傻币——也是惨,很多话不敢说,只能这么自娱自乐。

    “呦,挺开心的啊?说什么呢。”

    “哎,陈老师。”黄垒的表情略微一顿,再上脸的笑容,就不是那么真诚是在了,季铭颇有意味地品了一下,从那笑容里品出来一点“我真不愿意搭理这老东西”的意味。

    但不想搭理,还是得搭理。

    “季铭,这位是原来师大的教授,著名戏剧评论家,现在也还在师大传播学院发光发热,而且笔耕不缀的。”

    “不敢说著名,在季铭面前,我们那点名气,那里称得上著名,小黄你也是,你虽然是个明星,但也比不了人家。”

    黄垒笑容都端不住了,这是什么傻币话,你要挑唆?是不是也太不把我黄垒当回事了,这么低水准,当面就来:“陈老师说得对,不过季铭这样德艺双馨的年轻演员有名气,那是大大的好事啊。”

    陈老师看了一眼黄垒,黄垒也看他,可能是知道黄垒给他的面子,其实是给“尊老爱幼”的传统和死板的社会道德要求的,而不是归于他本人,所以他嘴唇动了动,没再多说。

    黄垒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人啊。

    不过季铭,这种底子不稳,暴发户上来的,又有名气,看着就是个好把子。

    “陈老师好啊?”

    “你——”

    “陈老师之前也是师大的老师?那您认识张兰艳教授么?”季铭貌似好奇:“之前我的电影《流浪地球》上映,她倒是评价过几次,但后来也没有动静了,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不太好意思?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带句话,就说没关系的,学术探讨不涉个人,我还是非常尊重她仗义执言的个性的,性子直的人都这样,能理解,主要她在学术上刚正不阿,严于律己,才真是值得钦佩。”

    之前季铭倒是真心让人带过话给张教授,来当说客的中戏王欣,那话才都是真心话。

    季铭说完,笑的特别真诚。

    以陈老头这点功力,根本看不出一个影帝级别人物,到底是在调他呢,还是真心实意的。

    “张教授现在不在师大了,以后有机会你还是自己跟她说吧。”

    “不在师大啦?那怎么回事啊。”

    惊讶。

    陈老头明显不愿意继续纠缠,那个因为学术不端倒掉的同事:“不清楚。倒是你当初在媒体上的发言,掷地有声啊。其实做演员的,做台面工作的,难免都要经受些评头论足,要有点气度对不对?不能说听好就行,听不好的就不行,那就太小家子气了。”

    “这样?我是学话剧的嘛,所以有台词训练,专业水平还行,说话确实掷地有声,因为话剧表演,您应该也知道,不管是国话还是人艺,其实很多时候都不用话筒的,你不掷地有声,后头都听不见……”

    季铭给发散了一通台词功底,黄三石在边上听的肥肉发抖,实在是想笑。

    “呵,”陈老头听了一通专业发散,插不进去话,等季铭听了,才能冷笑了一声:“你不要不喜欢听,我是为你好才愿意说这些,你看看这么多人,有几个愿意跟你直说的?你还年轻,路还长,要走的远靠的不仅仅是才华,还有做人。”

    这是个什么人间极品?

    季铭看了一眼黄垒,想要询问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木头脑壳,都这样了,还听不出来让他闭嘴?

    怎么着,要当面撕破脸才行?

    黄磊摇摇头,让季铭收着点,在中国艺术节上闹出新闻来,就算奖单定了,也得把你拿掉。

    季铭当然不可能跟他当面撕比,又low又蠢。

    “哎呦,那太感谢了。”

    季铭挺热忱地靠近了两步,搀着陈老头,给过来的一位记者拍拍照,然后微笑摇头,表示不方面聊天,记者也很明理,笑笑走开了。

    他松开手:“都说忠言逆耳,我人年轻,难免忍不住气,这个肯定得跟您这样的老前辈学习。”

    觉得季铭小小服软了,陈老头挺得意。

    “就是您能不能给我说一说,当初您面对那些声音的时候,是怎么应对的?”

    陈老师瞥了他一眼:“我写了这么多年评论,当然被人攻击过,我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对于有价值有见地的看法,甚至也愿意亲自跟他探讨,毕竟再聪明再博学还是会犯错的嘛,只有虚怀若谷,才能不断进步——”

    季铭依然端着他的笑容,还适时点头,把当年捧赵老魔的功力拿出三分来。

    “哦~~不过您说太抽象了,我境界可能不到,听不太明白。不知道您能不能具体一点,就是比如啊,我说比如啊,我说您写评论是擦鞋底、吃烂饭,没有一点儿风骨;老一套,八股文,没有一点新东西;捧上面,踩新人,没有一点儿廉耻。或者说还有攻击您人品的,说您这个倚老卖老,脸皮厚如城墙,装聋作哑,愣是把批评当恭维,明明已经落后时代,既不肯继续学习,又不肯寿终正寝,找着机会就拿老脸皮出来吓人,又可怜又可悲……等等啊,诸如此类的评论,您都是怎么消化掉的?”季铭依然真诚,继续真诚,始终真诚:“您不知道,现在网上的批评比以前可厉害多了,就我说的这些,压根不算什么,还有更过分的,要不我给你说说,您帮我分析分析,多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文艺界有您,年轻演员都像有了家呀。”

    黄垒已经转过头了,一直清嗓子。

    陈老头气的浑身发抖,可是季铭看着真的是在请教他,发火?没立场呀?是他先叫人家不要小家子气,要虚怀若谷的——人家顺势请教一下,难道有问题?

    “陈老师?那我继续说一下?就是之前就有几个网友——”

    “下回吧,我还有事儿。”

    “啊?”季铭从真诚变成可惜:“您真有事儿?要不咱约个时间,一晚上就可以,我还有好多问题想要请教呢。就说我现在还有些关注度,您也说我是知名演员了,可是万一真的有一天我老了,没人理我,我只能自己跑来跑去地找存在感,那个时候会不会被人骂呀?我一直很焦虑的。”

    “……再说,再说。”

    陈老头落荒而逃。

    黄三石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过来:“你牛。”

    “这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季铭真是好奇,他在话剧圈打转也很久了,还真是比较少遇见类似的。韩明求那样的,就算是不受人待见了,陈老头这样的极品,真是没遇见过。

    黄三石撇了撇嘴:“你有没有见过把倚老卖老当事业的人?”

    “啊?”

    “你这还好,他也是年老力衰了,当年我排话剧的时候,他还在活跃着呢,五十多,挺有资格了,跑到片场来参观,那话说的,我到现在还记得起来,一口一个你们年轻人,你们小年轻,什么毛躁,急功近利,艺术底蕴……哎呦我去。”

    季铭想了想,噫~~好阔怕,怕是他会直接让这人滚出去。

    他面上是温良恭俭让,但骨子里可不是三从四德的人物。

    但凡天才人物,谁不头角峥嵘。

    “估计他是不会再来指点我了。”

    黄三石忍不住又笑了一阵:“他也怕被气死,不过你还是冲动了一点,这种人,躲着就行了,还能一直碰见么,说不准这后面就得说你坏话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季铭点点头。

    他的事儿,是那么容易败的么?锦鲤可是会吃人的。

    ……

    中国艺术节的内容还是非常丰富的,季铭待得时间不太长,但还是看到了大量的民族民俗风华,戏曲当然是重头,但还有很多杂技、木偶戏这类艺术种类,听都没听过的也有不少,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那种,让季铭大开眼界。

    文华奖颁奖前夕,季铭受邀做了一个小型的讲座。

    演讲厅门口的易拉宝上,他的半身像很醒目,名头更加醒目:“梅花奖、白玉兰奖,戛纳表演奖、蒙特利尔最佳男演员奖、意大利大卫奖得主,著名话剧、电影表演艺术家,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季铭。”

    百花迎春上面的青年艺术家,在讲座这里变成了艺术家——因为不太正规,往大了吹就行。目前他在官面上其实还是少有人叫他“艺术家”,就算有也基本都是“青年艺术家”,别觉得青年就不怎么样,50多人家还是青年呢,这个范围已经非常广了。

    讲座话题就是话剧表演,此前季铭在《中国文化报》发表文章“探讨话剧舞台表演中的若干思考”,完成了张教授死翘翘那个许愿的还愿任务,反响还是很大的——这也是季铭毕业论文的主题。

    今天的讲座,也是组委会看到那篇文章,觉得有价值有意义,才邀请他本人来开讲。

    他进去的时候,小演讲厅已经人头攒动,挤的水泄不通了,估计这也得是艺术节最热门的一场讲座。

    讲座内容本身是没有太多趣味的,都是季铭自己演《雷雨》以来,通过锦鲤的许愿、还愿,或者功德点的使用,乃至把电影上的一些领悟用于话剧,再加上更多的,是他自己的思考,这么一步一步地发展和积累下来。

    比如台词,传统话剧腔和声乐腔台词,怎么有机结合。

    比如情绪,外放型的情绪是怎么形成的,效果如何,应用场景如何?

    比如演员和观众之间的关系,是忽视,还是互动,互动的话,不同层次之间是怎么发展的。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对现场表演、舞台表演的理解,为什么它要继续存在,在影视特效发展到今天这么登峰造极的程度,舞台表演存在的根基和价值,以及他本人为什么会坚持舞台表演。

    应该说这一场讲座,在很多人面前垫了个底儿。

    第二天第十二届中国艺术届闭幕仪式,第十六届文华奖也正式宣布获奖共识名单,文华大奖里,国话的《谷文昌》和另一部东道主长安话剧院的《柳青》,都是话剧,十占其二。

    文华表演奖里头,只有季铭一位话剧演员。

    他在十位获奖人名单的最后一位——可能是按照资历排的吧,雷珈排在他前一位,也就是倒数第二,师姐弟两个上台的时候,对视一眼,眨一眨,忍着笑,但笑意还是从嘴角泻出来,季铭伸手帮他提了裙子,听到雷珈压着声儿说了句——通关了,恭喜啊。

    “梦想成真!还愿任务:走出国门吧,外面的戏剧世界还很宽广。”

    丹尼尔秦说

    谢谢盟主曼氏珏10000点打赏!!晚安!中秋节那天我会爆发一下下,给大家庆祝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