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玄幻小说 >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 第一千零六章 真爱的恶毒女配二十三
    永靖王愤怒的视线扫向皇帝:“皇兄,有何指示?”

    永靖王心中又气恼又担心,皇帝想做什么?母后都放过他和蝶儿了,皇帝难道还想对蝶儿不利。

    太后也出声了:“皇儿,你想做什么?”

    皇帝叹了口气,道:“母后,不是朕想做什么,而是朕不得不做什么。五弟以青楼女子冒充娘家女子娶做侧妃且想谋夺王妃之位的事情已经被众臣和百姓们知道了。如今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情,都想要皇家给个交代出来。”

    “什么?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他们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有人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太后以为就殿中的人知道巫蝶儿的身份,想不到不止。她的视线扫过明玉长公主、连亲王和康亲王,想找出是他们三个中谁泄的密。永福公主她不怀疑,毕竟永福公主是她的女儿,永靖王的亲姐姐,不会想要家丑外传。另外三个就不一定了,他们虽然都是皇家人,但跟永靖王的血缘不亲,谁知道他们打什么主意呢。

    皇帝一看就知道太后的想法,忙帮明玉长公主和连亲王康亲王解围:“不是泄密,而是那种给两位皇叔和姑姑姐姐的信不止四封,还有好些,被人贴在了刘大人家门口和张家门口。虽然刘大人家发现信后立刻撕了下来,但已经有不少人看到了。而张家的人一早就离开了京城,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家大门口有信。信就一直贴在张家门口,被往来的人看到了。一传十十传百,更多的人去看信,更多的人知道了巫蝶儿的真实身份,知道她是蝶衣的姐妹,是帮蝶衣出谋划策的人。蝶衣被五雷轰顶,巫蝶儿身为策划人和其同伴,品性同样受到大家质疑。”

    “嗞~~~”太后抽了口冷气,明白自己小儿子的名声完了,就跟张瑾文一样。

    巫蝶儿面无血色,她浑身都发颤了。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这次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永靖王也保不住他了。

    巫蝶儿抬起头,楚楚可怜地望向坐在上座的皇帝。在青楼中,她可是学到了好些本领,知晓那些姿势更能够吸引男人的怜惜。永靖王靠不住了,那她找皇帝这个最大的boss做靠山总行了吧?

    皇帝看到了巫蝶儿的作态,心中嗤笑一声。这种作态也好意思勾引他,真以为他像永靖王那样好骗吗?

    “小五,这个女人不能留了。”太后向永靖王道。

    永靖王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如何不明白当前的形势对自己是怎样的不利,若是他舍弃巫蝶儿,说不得还能够好一些;但若他坚持保住巫蝶儿,只怕自己会跟张瑾文一样声名狼藉。

    怎么选择呢?

    一向爱情至上的永靖王为难了。

    皇帝开口:“五弟,你想好怎么处理巫氏了吗?”

    永靖王抬头看着皇帝,看到皇帝脸上的那抹志在必得,永靖王的脑子一下子变得清醒无比。他明白了,皇帝早就想要他手中的兵权了,今天这件事情,自己无论怎么选择,皇帝都不会放过他,都会用巫蝶儿的事件为借口,将兵权从他手中夺过去。

    与其皇帝最后治罪夺兵权不如自己主动交回兵权,说不得还能够换回巫蝶儿的安全。

    他知道兵权是自己的保障,母后经常这么跟自己说,但皇姐也跟他说过,交上了兵权,虽然没有了实权,但反而不会再受皇帝忌惮,生活会更安稳一些。以前他总认为母后的话是对的,皇姐偏向皇帝才那么说。现在想想,皇姐说的才是对的啊。而自己如果一直按照母后说的做,到最后势必被皇帝忌惮更深,成为皇帝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想到这里,永靖王后背满是冷汗。

    还好,现在还来得及。

    永靖王立刻改变态度,端端正正地给皇帝行礼,开口道:“皇兄,求您帮助弟弟吧。臣弟愿意将手中的兵权全部上交,只求皇兄饶恕臣弟和巫氏的罪过,放我二人一马。”

    皇帝惊讶了一下下,永靖王这是忽然变聪明了,警醒了?不过这样也好,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这么识相,自己就不用对他下狠手了,以后也能够多多关照他一些。当然,实权是不会给他了,最多让他当个“最受皇帝喜爱”的闲散王爷。

    “小五!”太后惊叫起来,小儿子竟然要将兵权全部上交。自己可是叮嘱过他兵权是他的保障的,是他父皇留给他的,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就轻易将兵权上交了。简直、简直……

    太后瞪着巫蝶儿的目光都要冒出火来了,这女人简直该死、该死!之前太后因为小儿子的维护,对巫蝶儿虽然有杀意,但杀意并不深,不得不遵照小儿子的意思将巫蝶儿留下来;但如今,永靖王越是维护巫蝶儿,太后越想巫蝶儿死。

    “母后,五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咱们应该尊重他。”不等皇帝发话,永福公主连忙在一旁劝说太后。自家母后这是想跟皇帝生分吗?生分了有什么好处?没有了皇帝的尊重亲自,便是太后之尊,在这皇宫中也别想过太好的日子。

    太后顺由女儿的视线看到了一旁笑眯眯的皇帝,心中一凛。这笑容、这笑容与先皇好像!

    这个时候太后才真正意识到,身边的这人不仅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一国的皇帝。

    太后深吸一口气,颓然无比地摆了摆手:“随便你们吧,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儿女都大了,她是管不了了。不过——那贱人,她还是能够管的。当然,为了不破坏自己与小儿子的感情,她只能暗里来,而不能明理做。

    皇帝笑着对永靖王道:“小五如此痴情,传出去也算是一段佳话了。这样吧,永靖王府的侧妃巫氏赐死,你身后的这个女子是朕补偿给你的侍妾花蕊。你觉得如何?”

    “多谢皇兄。”永靖王忙跪下向皇帝道谢。

    巫蝶儿也跟着跪下,知晓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