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玄幻小说 > 医路繁花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其实对于温邺衍手下的人说的什么煞物之类的玄幻类的东西,舒沄的心底却是有些不太相信的!一只看不见的大黑鱼就被温邺衍背在背上?这怎么看她都觉得是不太可能的!

    可是再联想一下当初她真正见过的那些被称之为鬼魅的东西,舒沄最终也就只能相信这个玄幻般的世界里,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了。

    而大家都说动物是有灵性的,说不得那只猴子就真的能瞧见或者感知到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呢?更何况温邺衍手下的人也说了,他们之中可是真有人能瞧见那煞物的!这事情说的那么肯定,她不信怎么行呢?

    想到这里,舒沄便忍不住再次朝着温邺衍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对着身旁那位温邺衍手下的男人问道:“那你们家公子炼化那只煞物还需要多长的时间啊?他这一路上都在做这个事情?”

    “是的!”温邺衍手下的那个男人顿时点了点头,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了些许的担心之色来,朝着温邺衍的方向看了看,对着舒沄低声说道:“自从引了那只煞物之后,公子的身体便不如从前那般了!炼化那只煞物必然是要耗费公子不少的精力的,所以舒素医大人难道没发现我家公子看起来没有平日那般精神了吗?”

    舒沄倒是赶紧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就是瞧着你家公子的脸色不太好呢!在朱府见到你家公子的时候,我便想过,是不是需要给你家公子瞧瞧的!可是看着你家公子好像并没有要让我给他看病的意思,所以我也没有敢提!”

    “公子的身体都是被那煞物给连累的!我们都帮不上什么,真要说能帮到公子的人,大约也就只有宁道长了!”温邺衍手下那男人想了想,对着舒沄叹气说道:“舒素医大人只是素医大人,即使请了您给公子看看,大约也瞧不出什么来的。”

    舒沄只能苦笑,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对这种玄学上的东西不太了解呢!”

    一个是精神上的衰态,一个是身体上很直观的病态,她只能看后者,对前者那是真无能为力的!

    温邺衍手下那人也是笑着点头说道:“是的!所以现在我们只需要把公子照料好便可。”

    舒沄嗯了一声,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忍不住朝着马车的方向看了看,对着温邺衍手下的这人问道:“对了,温公子这事情,偃师也是知道的吧?”

    “那是自然的!当初去找到那煞物的时候,偃师也是跟着一起的!虽然偃师瞧不见,但是偃师却是知道这一切的!舒素医大人没有瞧见偃师这一路上对公子有都多么的担心吗?偃师就怕公子没有能炼化那煞物,身体出了问题,以后没有办法向宁道长交代呢!”

    “那也就是说,偃师是很清楚,我即使跟着你家公子,也是不能对你家公子的身体有任何的帮助的?”

    温邺衍手下那人继续点头。

    “那么,偃师为何要骗我,非让我跟着你家公子一起去皇都?”

    温邺衍手下那人突然听到舒沄的这问题,却是顿时愣了一下,全然没有想到舒沄会突然问起了这个事情来,一时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你们应该都知道吧?”舒沄却是没有要放过温邺衍手下那人的意思,定定地盯着他,对着他问道:“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什么?却是没有告诉我?你们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没有没有!舒素医大人可不能多想啊!”温邺衍手下的那人顿时有些着急了起来,赶紧对着舒沄摇了摇头,朝着周围慌乱地看了一眼,讪笑着,对着舒沄慌张地说道:“舒素医大人,我这还得到附近去巡视一下,您就在这里陪着公子吧!我先走了!”

    说完,温邺衍手下的那人立刻便闪身离开,直接消失在了舒沄的视线之内。

    那样子怎么看都是有些狼狈而逃的感觉。

    舒沄见状,却是更为坚定地相信,他们必然是知道什么事情而瞒着她的!只是自己想要从他们的嘴里撬出点什么来,怕是不太容易了。

    他们到底瞒了自己什么?是和皇都有关吗?

    温邺衍手下的人很快便把安营扎寨的东西都准备好,然后去把马车内的偃师又给请了下来,一群人围着篝火,便开始准备晚膳的东西了。

    舒沄却是朝着偃师看了看,又望了望依旧还在闭着眼睛打坐的温邺衍,想了想后便主动地靠近了偃师,直接在他皱眉不悦的表情下,坐到了他的身边去,全然没有要去害怕偃师此刻望着她的不悦表情和眼神。

    “偃师为何一定要让我跟着温公子去皇都?”

    “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有你跟着去照顾一下温玉尔的身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舒素医难道就没瞧出来,温玉尔这脸色一直都不太好吗?作为医者,舒素医难道就没想过要帮他看看,帮他好好地调养调养吗?”

    “偃师,你说的这理由我可是不相信的!我知道温公子身体变差是因为他身上带着煞物的,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体出了毛病!”舒沄却是一脸严肃地望着偃师,看偃师一听这话顿时皱眉,有些不太高兴地望向自己后,这才继续又说道:“我只想知道偃师你为何一定要让我跟着温公子去皇都,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你却一直都瞒着我,不愿意告诉我,这是到底是为什么?我去了皇都,是会遇见什么事情吗?还是说,偃师你们帮我找到了亲人?他们就在皇都里?可如果是这样,你们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吗?”

    “我要是说是的,你就能跟着我们去皇都了?”偃师本想说什么,却是在听到舒沄的这话之后,顿时双眼一亮,对着她反问了一句。

    “要是偃师你能拿出证据来,我去了成州之后,肯定就会去皇都看看的!”舒沄瞧见偃师的眼神,却是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戒备之心来,对着偃师说道。

    果然,偃师一听舒沄的这话,顿时便撇了撇嘴,然后对着舒沄说道:“你倒是对成州执着的很嘛!”

    “当初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自然是要做到的!”舒沄却是一脸的肯定之色,对着偃师说了一句,看着偃师定定地望着自己的眼神,心里忍不住有些发慌了起来。

    她不知道偃师此刻看着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