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367章 老朱的礼物
    柳淳要成亲了,他也想低调一点,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目前整个云南上下,甚至巴蜀南部的商人官吏,多少都看着柳淳的脸色。

    督修金沙江水道的少保赵勉,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要亲自充当傧相,堂堂一品大员,干个司仪的活儿,是不是挺没面子的?

    不!

    赵勉那叫一个心甘情愿啊!

    当初柳三成亲,是六元黄观当的傧相,起初黄观也觉得委屈了,可真正操持起来,各方人物,悉数到场,诸位国公坐镇,陛下都来恭贺,多大的场面,简直不用说了。

    柳三怎么跟柳淳比,冯氏又怎么比得过蓝新月?

    而且三爷他们都上了年纪,不想折腾。

    柳淳和蓝新月青春年少,正是好热闹的时候,婚礼当然要大操大办!

    遗憾的是没有在京城举行,不然长江都要跟着沸腾了。

    也幸好是在云南,不然赵勉哪来的机会,那几位国公爷,怎么会把这么好的活儿,让给他呢!

    赵勉里里外外张罗着。

    他问过了新人,要一个怎样的婚礼,柳淳没想那么多,他让蓝新月选择,而蓝新月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有足够的花!

    这可是柳淳答应她的!

    这可难不倒赵勉,云南啊!别的不多,各种各样的花,还会少吗!

    西平侯沐春,特意把一个城外的别院送给柳淳,充当新房。

    这里是当初沐英建造的,为了打猎之余,歇脚用的。

    沐春连夜捯饬,把府里的最好摆设都搬过来了,硬生生把一个临时的别院弄得金碧辉煌,花团锦簇。

    各种各样有名的,没名的,铺满了院子。

    赵勉还特别嘱咐,凡是参加婚礼的,都要戴着鲜花。

    他也是欠揍。

    你说都是什么人参加婚礼啊?

    不就是云南的将士吗!

    一帮大老粗,让他们戴着鲜花,那能好看吗?

    赵勉不管。

    新人的要求,你们想着办吧!

    汤昭憋得老脸都红了,奶奶的,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戴过花呢!

    罢了,就当是老来俏了!

    他弄了一圈大红花,挂在了脖子上,帽子上面还插了一大堆,几乎把他的老脸都给遮起来了。

    等他戴好,在镜子面前转了转,别说,还真不错!看不着丑脸了,再配上暗红的衣服,喜庆吉祥,就跟一个活动的大花瓶!

    汤昭咧着大嘴笑了,还成!

    他喜滋滋出来,发现军营里面,到处都是往身上插花的汉子。

    这帮五大三粗的家伙,肯动脑筋了,还真挺有创意的,有人把花绑成一束,背在身上,就跟唱戏的护背旗似的,还有人穿着蓑衣,空隙处插满了花,整个人变成了移动的花架。

    最有趣的是冯诚,那么大年纪了,身上不但带着花,还长满了香草,弄得跟屈原《九歌》中的人物一样。

    不过他们再怎么折腾,也抵不过土人的创意。

    或许谁也料不到,听说柳淳成婚,最热闹的竟然是矿区的土人。尤其是那些已经安家的土人,他们拿出为数不多的存钱,购买各种食材,烹饪之后,摆在外面,供路人随意品尝。然后又拿出珍藏的乐器,

    穿着彩衣,戴着精巧的首饰,插着鲜花,孔雀翎……载歌载舞,跟随着新娘子的大轿。

    在前面还有六十四名小童,不断洒出花瓣,铺面道路。

    就在这时候,从天下竟然落下了花雨……是真的花雨!

    八个热气球也升空了。

    这是柳淳抽空送给沐春的礼物。

    早在朱元璋万寿,热气球就试制成功了。

    可这还是第一次进入云南。

    当热气球第一次升空的时候,云南的将领,包括沐春在内,全都疯了!

    真的!

    没有人能比他们更需要热气球了!

    云南地形复杂,有些时候,藏身在山谷里,即便离着很近,也难以发现。

    可有了热气球,完全不一样了。

    士兵们可以居高临下,用旗号指引士兵的方向,地上的士兵能够轻松找到攻击的目标……自从有了热气球之后,云南将士们的战斗几乎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热气球就是他们胜利的标志,也是让所有土司闻风丧胆的神器!

    今天热气球升空,却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婚。

    从天上飘落的花瓣,宛如香风阵雨,洒落人间。

    地上的人们欢笑着,蹦跳着,男女老少,一起出动,比任何节日都要盛大热闹。

    昆明周围的将士,来了数万人。

    矿区的工人,沿途车行,商行的土人,竟然也有数万之多!

    这些人还不够,几乎所有的土司,也都来了。

    不但来了,还送来了丰厚的礼物,最少也带来了十几匹滇马,马背上驮着沉甸甸的袋子,几乎要把脊柱压弯了。

    他们没法子不来!

    这帮人也渐渐弄清楚了,说这个坏,那个坏,谁也不如柳淳坏!

    这兔崽子没来云南,大家都好模好样的。

    结果他来了,大家伙就被折腾得死去活来了。虽然沐春背了一段时间黑锅,但这口锅最终还是要回到柳淳的头上。

    既然土司们想明白了,那怎么还来啊?

    没办法不来!

    谁敢不来?

    柳淳随便几招,就把所有土司弄得狼狈不堪,假如他针对某个人,还不抄家灭门啊!他们这次送礼,不是求柳淳照顾他们,而是祈祷,别让柳淳惦记他们,不然,就趁早抹脖子算了!

    柳淳在将士和矿工之间,乃是名声赫赫,土司中间,则是凶名赫赫!

    不过不管是什么名,在这一刻,都转变成了庆贺婚礼的洪流。

    超过十万人,参加了这场婚礼。

    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花,放眼看去,一望无际……大红的轿子中,蓝新月……笑了!

    她以前听说过,新娘子出嫁,一定要哭,哭得越伤心越好,可她无论如何,就是哭不出来!她想笑,想开心大笑。

    要不是顾忌新娘子的形象,她真的想冲出去,告诉所有人,她成婚了,丈夫就是她心心念念多少年的那个人!

    她还记得两个人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柳淳还是个青葱少年,嫩得出水,她则是打猎归来,像个疯丫头!

    蓝新月承认,她最初喜欢柳淳,就是看中了少年的颜值。

    可这几年下来,蓝新月渐渐明白了,柳淳好看的不只是皮囊而已。

    他真是千百年来,少有的人物!

    他聪明机智,胸中有大丘壑,他能折服天子,能改变大明。

    他创立柳学,无数青年学子,以进入柳学门下为荣。

    他照顾了无数普通百姓,大宁,南直隶,云南……柳淳所过之处,最穷苦的人,最没有希望的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而这些人,又是发自肺腑,祝贺他们的婚事!

    试问任何一个女人,能像她一样,拥有如此多的福气?

    难道还不值得大笑吗?

    柳淳牵着大红的丝绸,带着新娘子来到了喜堂之上,拜过天地,由于双方父母都不在,只能拿便宜舅舅冯诚充数,让他征婚。

    等到礼节成了之后,柳淳把媳妇送到了洞房里。

    柳淳转身要出去,却被蓝新月抓住了胳膊。

    “你要少喝点酒,千万不要醉了胡说八道啊!”

    柳淳忍不住轻笑,他伸手撩开媳妇的盖头,露出一张洁白无瑕的鸭蛋脸,虽然蓝新月比他大了几岁,但由于常年习武,看起来年轻许多,跟他们最初相遇的时候,没差太多。

    柳淳情不自禁在媳妇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蓝新月的小脸霎时间变红了,心砰砰乱跳。

    “嘿嘿嘿!”柳淳得意大笑,“放心吧,我怎么会让那帮家伙灌醉呢!我有一个挡酒团呢!”

    “挡酒团?什么东西?”

    “不是什么东西,是我的俩学生,还有西平侯沐春!他们会帮我喝的。以后啊,我只在你面前喝醉,只有你能听到我的酒后真言!”

    柳淳说完,喜滋滋出去了。

    他的确没有食言,也没有喝醉。可倒下去的不只是朱高煦和朱高燧,也不知是沐春,包括冯诚,还有一大帮人,全都倒了。

    挨到了傍晚,柳淳扔下了满地的醉鬼,急吼吼回到了洞房。

    什么也不如陪媳妇重要!

    灯下看美女,又是另一番光景。

    蓝新月真的很美很美……虽然她的美不太符合大明的主流审美,但柳淳却更喜欢这种健康活力的美感,这个媳妇,真好!

    “来,喝合卺酒,你就是咱柳家的人了。”

    柳淳举起了手里的小瓢,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等等!”

    蓝新月不解,焦急地看着,只见柳淳钻到了床下面,好半天,从里面翻出来一个小箱子,喜滋滋放在了桌上。

    蓝新月哼道:“什么东西啊?值得你这么在乎?”

    柳淳嘿嘿笑道:“是陛下给的!陛下在我离京的时候,说是送给我一样礼物,我到了云南,就把这事给忘了。今天终于想起来了,咱们一起瞧瞧,陛下能给什么好东西!”

    蓝新月来了兴趣,“好啊,陛下大老远送来的,一准是好东西!没准会是丹书铁券什么的?”

    柳淳哼了一声,“别说那个不吉利的玩意!我倒是希望陛下能送点钱给我,那个最实在了!”

    柳淳找了半天,竟然没有钥匙。

    蓝新月轻笑,“不用那么费事。”她伸手捏了捏小锁头,突然用力一扯。

    哗啦!

    锁头开了。

    柳淳下意识一惊,媳妇的武力又厉害了好多啊,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掀开箱子,欣欣然探头看去,老朱到底送了什么好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