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修真小说 >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 > 第166章 真不是那块料
    “儿子,你教会我钓鱼,以后钓鱼就不用你管了。”张红兵每天被张大栓指派着跳着一担铁桶过来装鱼。

    张吉东摇摇头:“爷爷说,不许教你。”

    “爷爷是老糊涂了,爸爸现在下决心在家里踏踏实实赚钱,不到外面去混了。”张红兵觉得如果把张吉东钓鱼的本事学到手,就算身上没一分钱,跑出去也能想办法弄到去广东的路费钱。他是真的憋坏了,在双河就跟坐牢一样。哪里有在城里过的逍遥?

    农村的生活看似悠然,其实也是很辛苦的。城里看农村的生活,以为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其实真正体验到了农村生活,就变成了知青的幽怨了。

    张红兵早上被张大栓喊起来去割了一早上的鱼草。说他们两口子回来了,这种事情以后不能让张吉东去干了。张红兵还以为真的是张吉东干的,第一天挑着一担鱼草去鱼塘的时候,张红兵眼眶里都是泪汪汪的,还以为自己儿子天天这么辛苦。

    好几年没干这种农活的张红兵割了一个早上鱼草,便已经腰酸背痛了,但是,还没完,吃过早饭,被张大栓拉过去耕田。把长田那一片的田全部承包下来搞稻田养鱼的计划是张红兵提出来的,以前挖深水沟的事情是张大栓干的。耕田倒是张吉东用傀儡马耕的。这次张大栓让张红兵一个人去干。干了半天,张红兵才挖了一块田的水沟,然后直接扔掉锄头罢工不干了。躺倒两姐弟放学回来才起床。

    吃过午饭,倒是主动要求跟张吉东出来钓鱼。张红兵自然是想学到张吉东的绝技,然后好出去混。

    “你不出去混,我也教不了你。你不懂法术,根本用不了鱼结。”张吉东说道。

    “那你教我法术怎么样?你是我儿子,你能学会法术,我就不信我学不了。”张红兵说道。

    张吉东噗嗤一笑:“我师父说,年纪太大就没法学了。而且,连吉灵都学不会,你就更不用说了。”

    “我不信。你教我试试。”张红兵不死心。

    张吉东懒得听张红兵啰嗦,就教了张红兵最基础的引气术。

    张红兵如获至宝,当场就开始练习引气术,结果练了没三分钟,就呼呼地在河岸上打起鼾来。

    “唉,我就知道学不会。”张吉东从河里又拉了一条两三斤重的草鱼出来。

    桶子里已经装得满当当的了,可是张红兵还在打鼾,张吉东只好捧了一捧水,洒到张红兵的脸上。

    “下雨了!”张红兵一骨碌爬起来,差点没滚到河里去。

    “爸爸,鱼都装满了,咱们回去吧!”张吉东指着两个装得满当当的水桶说道。

    “儿子,干嘛还要把鱼放鱼塘里去啊?直接拿去卖不好么?”张红兵一直有些不大明白。

    “镇上在河里打鱼的人多了去,那些用电捕鱼的每天捕的鱼肯定比咱们家还多。我就不信胖大贵在镇上买不到鱼。但是为什么他还要跑到我们家来买鱼呢?”张吉东笑问道。

    “那是咱们家的鱼比镇上河里的鱼还要好吃?”张红兵倒是不傻。

    “是咱们鱼塘里的鱼比河里的野生鱼还要好吃。”张吉东说道。

    “所以,你要把鱼放到鱼塘里养一段时间。”张红兵这下明白过来了。

    张吉东点点头。

    “但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咱们村里的这口鱼塘的原因么?”张红兵问道。

    “当然不是。是咱们家有秘方的。鱼塘在别人手里,就跟普通的鱼塘没有两样。”张吉东说道。

    “什么秘方?”张红兵好奇地问道。

    “爷爷说不能说。尤其不能告诉你。”张吉东笑着跑回去了。

    张红兵挑着一百多斤的水桶,肩膀压得酸痛,别说跑,连走都有些走不动了。

    张红兵晚上向张大栓问鱼塘的事情,结果秘方没问道,还被张大栓狠狠地骂了一顿。

    “你问这个干什么?想着拿这个秘密去跟别人换钱?你最好死了这条心。这是我们家讨生活的饭碗,你要砸咱们家的饭碗,我砸烂你的脑壳!”张大栓一拍桌子,吓得张红兵直缩脖子。

    晚上,张红兵两口子上了床,刘春桃幸灾乐祸地说道:“你真是活该,哪壶不开提哪壶。那鱼塘是咱们家的命根子。你爹说,吉东从小读书不行,以后可能要靠着这命根子过活。你要是把这财路给卖给了别人,那不是断了吉东将来的活路了么?吉灵这么聪明,读书读得好,将来说不定能够读书出去。”

    “你当我傻啊,咱们家发财致富的路子,我会随便告诉别人?我是想跟吉东学到这本事。将来去广东,随便在郊区承包一片鱼塘,在那边养海鲜,可比在双河村养着这个小鱼塘强。”张红兵说道。

    “算了吧。就算你能赚到钱,你赚的钱还不够你拿去赌。”刘春桃说道。

    “我哪里赌了,我那是投资。我已经找到彩票的规律了,只要给我时间,我肯定能够中大奖的。”张红兵依然不死心。

    “你啊,就死了这条心吧。”刘春桃背过身去。

    张大栓老两口也在说这话。

    “我看啊,红兵压根没心思在家里。”肖代娣说道。

    “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你可别心软,一分钱都不要落到他手里去,我跟村子里的都说了,谁也不许借钱给红兵。没有钱,他哪里也去不了。”张大栓说道。

    “你这样就想把他困住啊?他有手有脚,偷偷地跑到镇上,随便找个做事的地方做几天事,还愁赚不到路费钱?”肖代娣说道。

    “所以,要把他看住了。他这一回要是跑了,不知道他得过多少年才能够回来。”张大栓担心地说道。

    天麻麻亮的时候,张红兵起来上了一个厕所。看了看外面,便轻轻地将刘春桃推醒。

    “这么早,你要干什么?”刘春桃打了一个哈欠。

    “婆娘,别睡了。趁着爹娘还没起来,我们赶紧走。现在还能赶上去广东的班车。”张红兵说道。

    “真走啊?吉灵吉东好不容易才跟我们处得熟了。”刘春桃有些舍不得。

    “我是实在待不下去了。再在家里待下去,我迟早会被闷死。到了广东,钱都归你管,我再也不买彩票了,行吧?”张红兵说道。

    “那我清一下东西。”刘春桃说道。

    “别清了,到了广东,我们问老板支一个月工资,所有的东西都重新买。也花不了多少钱。带上东西,我们肯定走不了。”张红兵说道。

    【感谢无名无天,②处闲愁,秋之神光日子,逍遥王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