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修真小说 > 剑从天上来 > 第299章 压制(四更)
    宋雨烟拍拍玉手,顿时觉得念头通达,哼一声:“一群混蛋!”

    妙月轻声道:“小姐,这样好么?”

    “有什么不好?”宋雨烟哼道:“跟这帮老混蛋就不能讲理,他们有的是道理!”

    “他们一定不会罢休的,一定会鼓动下面的弟子。”妙月轻声道。

    宋雨烟冷冷道:“他们敢这么干,我就让他们尝尝忏心洞的滋味!”

    妙月迟疑一下,最终没说出口。

    宋雨烟哼道:“你是怕我一味的高压,他们会反弹,串联起来罢了我这个宫主?”

    “……是。”妙月轻声道:“大天魔宫的宫规里有一条是可以罢免宫主的!”

    “他们不敢的。”宋雨烟摆摆手:“这帮家伙,比年轻人还冲动。”

    “小姐你这么做,宋公子也不可能知道。”妙月轻轻摇头道:“对小姐太不公平了。”

    “我可不是为了让他知道才这么做的。”宋雨烟道:“你也别多嘴!”

    “……是。”妙月不情愿的点头。

    她原本准备将这里的情况说与宋云歌听的,让他领这个人情。

    可小姐如此吩咐,她只能闭嘴。

    妙月道:“那小姐,要不要提醒宋公子一声,让他别上当?”

    “上什么当?”忽然一声轻笑响起。

    宋云歌缓缓浮现在大殿正中央。

    “宋公子!”妙月惊奇的叫道。

    宋云歌笑着点点头,目光投向宋雨烟。

    宋雨烟哼道:“你好大的胆子,大天魔宫也说进便进!”

    宋云歌看着宋雨烟,摇摇头:“你还是一意孤行,踏进了魔神境界。”

    宋雨烟道:“一味逃避也不是办法,早晚要走这一步的。”

    “那也该我替你护法。”宋云歌哼道:“万一有问题也能及时停住。”

    宋雨烟摆手:“我可不想靠着你成魔神,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她万分好奇。

    因为自己竟然也没发现到他的靠近,真可谓神不知鬼不觉了。

    大天魔经原本就注重精神,感觉敏锐无比,远胜过六大宗的心法。

    而自己如今踏入了魔神,更兼之修炼他化自在神魔经,感应更敏锐才对,纵使宋云歌靠近,也应该发现。

    偏偏什么也没发现。

    宋云歌微笑摇头:“多谢你了,我是小瞧了紫极岛与云天宫,竟还有如此本事。”

    他有御空殿,主宰一方世界,当然能无声无息的靠近,而他已经收到了御空殿的消息。

    御空殿还真是无孔不入,竟然能收到这般消息,知道了紫极岛与云天宫的打算,也不由暗出一把汗。

    自己即使是剑神,也不能小瞧天下人。

    “不必谢,我也是为了自己。”宋雨烟摆手:“你知道他们的诡计了?”

    宋云歌点点头:“他们真正勾结的是猿飞宗与阴阳谷,你们大天魔宫也在被算计的范围内,而一旦失败,你们大天魔宫首当其冲,他们会推说被你们假冒的。”

    宋雨烟皱眉。

    宋云歌道:“一旦你们成功,猿飞宗与阴阳谷的人也会趁机发动,直接暗算了你。”

    “该死!”宋雨烟哼道。

    宋云歌摇摇头:“我要将计就计,把他们一网打尽。”

    “……是好主意,不过这样一来,你们六大宗的联盟可就完了。”宋雨烟摇头道。

    “管不了这么多,想这个想那个,便会被捆住手脚,什么也干不得。”

    “那倒也是,我们是魔神,何必被世俗所束缚!”宋雨烟嫣然一笑,眉眼之间尽露睥睨天下之势。

    宋云歌点点头:“那我便去了。”

    宋雨烟摆手。

    宋云歌慢慢消失,好像一缕烟消散。

    妙月瞪大明眸,疑惑的道:“小姐,剑神有这般本事?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大天魔宫?”

    “嗯。”宋雨烟若有所思。

    她也没想到宋云歌有如此本事,原本以为成为魔神之后,两人之间持平,现在看来,距离又拉大了。

    自己可没这本事悄无声息的潜入宋云歌身边。

    妙月轻声道:“如果他这么容易潜进来,杀那几位长老不是易如反掌?”

    宋雨烟轻颔首:“别跟他们说。”

    “是。”妙月忙点头。

    真要说了,那些长老们还不得跳起来?

    他们肯定更要撺掇着小姐对付宋公子,恨不得把宋公子灭掉,免了后患。

    这些老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倚老卖老的本事最大,把小姐气得够呛。

    不过他们也讨不了好,小姐气极了就会动手,他们打不过小姐。

    ——

    清晨时分,天岳山打扫得干干净净,宛如逢年过节的气象。

    天岳山上下喜气洋洋,与过节无异。

    今天是紫极岛岛主与云天宫宫主进入天岳山,奉上赔礼的日子。

    紫极岛与云天宫的藏宝且不说,天岳山弟子们兴奋的是扬眉吐气的感觉。

    当然,这些藏宝也是莫大的收获,弟子们努力做事赚宝物的劲头更足。

    众弟子们喜气洋洋,脚步轻盈灵动,个个都像轻功大进的模样。

    彼此见面,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自豪与骄傲。

    王世传一身红袍,负手独自站于祭天殿大门口台阶上,平视着周围云雾,不时抬头打量浩浩淼淼的天空,神色恍惚。

    片刻后,一声朗笑声响起,周华飞大红袍飘飘,轻盈落到他跟前,笑道:“王兄弟不高兴?”

    王世传摇头:“怎能不高兴?”

    “我看你却没那么高兴,压服了云天宫与紫极岛,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我在想当初云天宫求和的情形。”王世传摇摇头:“对云天宫而言,诺言是放屁!”

    “这倒是不假。”周华飞脸色微沉,哼道:“无信无义之辈,如果不是为了大局,直接灭掉他们!”

    “你也有这般心思?”王世传道。

    周华飞笑道:“跟你一样,我对这样的人最痛恨,可偏偏不能灭他们。”

    “依我看,六大宗少了他们也没什么。”王世传道。

    周华飞收敛笑容,叹一口气:“我们说是六大宗,其实是五宗,大雪峰凡事抽身事外,闭峰自守,我们五宗苦苦支撑,云天宫行事无信,可毕竟他们的高手不是假的,一旦再灭了他们,只剩下四宗,不必天魅来攻,魔门就能吞掉我们,更何况现在魔门一统,更是严峻!”

    “真是憋气!”王世传哼道。

    “他们这一次为上次的背信付出代价,赔的宝物是紫极岛的两倍,足够了。”周华飞笑道:“云天宫的宝物确实是不少,以前还真小瞧他们了!”

    “砰!”一声闷雷声响彻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