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穿越小说 >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 第95章 碰瓷党的宿命
    张步帅家门前仍旧门庭若市,许多菜农及肉蛋贩子正等候着和管家交接。

    正巧张夫人有事要出门,却又停下脚步伸手指这里戳戳,哪里弄弄,最后吩咐管家:“贵了,再减一成。”

    忽然又见煞星张子文带着一群流氓大步走来。

    张夫人慌张的神色一闪,最后不动声色的行礼道:“公子又来做什?”

    张子文先看看周围,又注视着她道:“夫人,借一步说话。”

    张夫人摇头拒绝:“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言下之意就要在人多的地方。

    张子文耐着性子又道:“小铃铛呢?”

    张夫人摇头道:“妾身不知道公子在说什么?”

    “我没证据,但我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你一定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张子文是这么说的。

    张夫人的神色冷漠了下来道:“不知道公子说的什么,你自己都说你无凭无据,都已经把我家害成这样了,难道权贵子弟真的要家破人,啊!你别乱来……咳,救命!权贵子弟当街杀人了……”

    这节骨眼上张子文没耐心和妇女在街市上扯犊子,于是不等她说完便捏着脖子把她顶在墙壁上了。

    张夫人实在想不到他会公然这么干,不禁惊悚又慌张。

    这碉堡的形势看得那些菜农半张着嘴巴,卧槽实在想不到素来可恶又彪悍的张夫人竟会有天被这样对待?

    “你到底说不说?”张子文又略微把手松了一下。

    “就不知道你这小杂种在说什么!来啊!有种你杀了我,让东京城的父老乡亲都看看你权贵子弟什么作为!”

    张夫人又怒斥起来。

    “把他儿子拖出来打死!”张子文开始吓唬她。

    这样的命令换富安那种老滑头会犹豫,但鲁大师这几泼皮弟子不会,拉着手袖就往里面闯。

    张夫人脸色数变后总算有些松口的态势,“且慢!”又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她被唐老六请走了。”

    张子文漠然注视着她少顷,“唐老六他们不会平白无故捉一个小姑娘,所以这事是你在搬弄是非,让他把我顾忌的人扣在手里投鼠忌器!”

    张夫人吓惨了,这根本毫无迹象的事,竟是被这人给一语道破!

    实在因上次的事气不过,眼下又像是有大事要发生,与儿子张小国来往密切的唐老六需要筹码扣在手里,却又不能直接大忌。譬如总不能直接扣张康国家的人。

    而小铃铛的户籍和聘用合约还捏在张夫人手里,“派驻”去唐老六那边至少在明面上合理合法,又像是捏住了张子文的疼处。

    这就是她和唐老六的约定。唐老六当时信誓旦旦的拍胸口说:不怕他张子文为此闹,就不怕他不闹,只需有蔡相公系支持,他敢闹多大我唐老六就敢反击多严重。

    场面有些僵化。

    没等决定要怎么处理这婆娘,后方传来声音:“张公子这一身流氓习气不知和谁学的,若非亲眼所见本官还不怎么信,你这是要成为公害吗?”

    这声音印象深刻,是宋乔年的儿子宋昪的声音。

    张子文没及时回身,在心里权衡了少顷后,从她脖子上慢慢的松开了手。

    张夫人白皙的脖子上清晰留下了一道“爪”印,心有余悸的同时寻思,惟愿这小杂种赶紧死全家!

    张子文也不在意张夫人那仇恨深刻的目光。眼下她怎么想并不是重点,怎么处理这婆娘可以过后慢慢说。

    就此张子文平静的转身。

    来人不少,有十几个开封县差人。另外,狠人唐老六竟是站在宋昪身边?

    这个阵容肯定不是巡逻,也不是走访民情,而是针对性办案的阵容。所以也可以说是宋昪受了唐老六“忽悠”,专门给张子文下套的。

    这宋昪只能说是个二百五,他什么时候真的把自己玩死,张子文是不会觉得奇怪的。

    第一次弹劾,拿他爹宋乔年开刀时,他家主子蔡相公没能在政治上顶住。

    既然宋昪连这点都看不明白,幻想着他是心腹新宠,蔡京会护着他,那就是真蠢。

    他不明白在政治上没什么不能放弃,如果有,只是压力和恐惧没到阈值。压力和恐惧到了,把江山国土割让出去的都比比皆是,何况属下一个小弟?

    正因为人们妥协时都有一个压力值,所以诸如张怀素张小国等人才能屡屡成功。

    就此对持了少顷,宋昪冷冷道:“怎么张子文,关于这场面你打算怎么解……”

    “闭嘴!”

    张子文都不看他,反手一巴掌抽宋昪嘴上,又好奇的看着唐老六。

    为此,开封县的差人们觉得有些惊悚,慢慢的底下头去。

    像是镇住了这些人,张子文也略松了一口气。

    若不快速果断抽这一巴掌先声夺人,由他们在碰瓷执法的思路上自己忽悠自己,持续下去张子文知道,就真要被请进去喝茶了,没多大事,但这节骨眼若进去了,那才是大问题。

    这虽然会彻底点燃宋昪的愤怒,但也能镇住这群差人。这就行,宋昪的意志要得到执行也得这群差人敢配合。

    这群差人以宋昪马首是瞻,那么,当着他们的面抽宋昪一耳光,基本就到达了这群没信仰的差人的压力恐惧阈值。

    也是张小国唐老六等人屡屡成功的原因。不过这套“工艺”张子文掌握的也不差,所以现在就连唐老六也有点乱了阵脚、思路出现了断档。

    宋昪是真的暴跳如雷:“小畜生你简直无法无天了,竟敢当众对抗执法,殴打本县尉……”

    张子文平静的打断道:“大人,既然你说到了这层面,你就必须打得过我。否则反被我一锅端了,我去府尊的面前说成是你们无法无天,意图在张康国身上泼脏水迫害,成功可能也是有的。成王败寇,结果由胜利的一方来书写,我以为你知道这事的?”

    言罢看了鲁达的几个弟子、以及富安麾下的几个流氓一眼。

    呼啦——

    这些家伙也算不掉链子。

    统帅作为和气质,一定程度决定队伍属性是有道理的。他们还真是虎头虎脑的样子就顶了上去,和宋昪那些差人对持了起来。

    对这些差人而言,哪怕常态下也不想这样和成群结队的流氓认真。

    结果根本没有悬念,黄班头赶紧换了个笑脸示意属下克制,又凑近宋昪道:“大人咱们撤吧,这原本没有多大事的,范不着闹大。府尊性格您清楚的?”

    宋昪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对着这场面真有几分害怕。无奈自己带领出来的队伍就这德行,面对的人又无法无天,便只得阴沉着脸道:“行,你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迟早会让你知道开封县有规矩!”

    张子文道:“谁的规矩,你宋昪家的规矩还是大宋律?这开封县是否有法有天你心理没点逼数?既然开封县基本处于无序状态,你觉得我比你们蠢呢,还是比你们怂?想不抽刀就让我虎文守你宋羊羊规矩,这尼玛难道不是白日幻想?你若真敢抽刀,这开封县会变这逼样?”

    “走着瞧吧!”

    宋昪铁青着脸甩袖而去,竟是不理会唐老六了。道理讲不过,打也不敢打,约等于遇到不要脸不要命的权贵疯子,这让宋昪恼怒到了极限。

    宋昪的执法队伍竟是被一耳光就全队打跑了,这让唐老六非常尴尬又意外。

    不过唐老六还是稳住了阵脚道,“忽然想……和公子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聊,不知意下如何?”说完还阴狠的样子看了张夫人一眼,像是责怪她供出小铃铛的事。

    “聊聊就聊聊。”

    张子文都没考虑,点头后就近找了一间茶楼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