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我为啥不是人 > 第二十五章 什么叫他妈的居合
    “刷……!”

    “啊……好……好一个居合!”

    “刷……!”

    “啊……不……不愧是居合斩宗师!”

    “刷……!”

    “啊……不……不愧是朴日全!”

    “刷……啊……老秦你的捉星手天克老夫,待我再练两年,非一刀破了你的招式不可!!”

    白逸的房间里不断响起类似的声音,直到白逸忍无可忍,他一把将平板砸到了床上!

    “干他妈的?”

    白逸破口大骂!

    “这特么战斗视频完全没有参考价值,见鬼的居合斩宗师是什么变态啊,尼玛他一场只出一刀,要么对手输,要么他输!”

    白逸说着,无力的躺在了床上,被他扔在一边的平板上继续播放着朴日全宗师的战斗记录,只见画面中的朴宗师身穿黑色长衫,他微微伏低身子,右手握住腰间的刀。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面前的对手,他右脚朝前轻踏一步,一步踏下,他全身仿佛成了一支锋利的箭矢,下一瞬间,他口中轻喝,只见他身子一低,猛然冲到他对手的面前!

    一刀斩下,干脆利落,纵然他的对手早已横刀防御,可他这一刀准确的绕过了对手的防御范围,狠狠砍在对手的胸口上!

    “刷……。”

    一刀制敌。

    “呃啊,好一个一刀宗师!”

    “砰……。”

    对手仅仅留下了这样一句话,随后就倒在了地上,当对手倒下之后,朴日全深深地吐了口气,他高高举起手里的刀,随后朝四面八方的观战人员大笑起来。

    可能是被他的笑声吵到了,白逸伸手关闭了平板电脑,朴日全并非全大秦最强的宗师,但毋庸置疑,他的确是白逸最好对付的那种!

    居合,一种集合武者所有精气神于一刀之中的刀法,一刀过后有去无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居合就是这样一种极端的拔刀术,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当然,敌人不破自己就破了!

    毕竟朴日全这位宗师,既有着一刀御敌宗师的美名,还有这一刀之后朴跑跑的臭名声!

    大秦如今明面上一共只有不超过一百位宗师。

    这可是大秦全国一百多亿人口里唯一的一百来个宗师,可想而知,这些宗师有着多么大的名声,他们每个人都有白逸穿越前那些天皇巨星的号召力!

    朴日全作为其中一个,甚至还是宗师里综合战力排名前三十甚至前二十的人物,他这一刀绝对不是白逸可以挡住的!

    以前的白帝或许还有可能,至于现在夺舍过来的白逸……。

    “只能用不死之身扛过去了,看许宗师战斗的视频,他从来没有在一场战斗里出过第二刀,一刀建功他就赢了,一刀失败他就认输。”

    遇到这样的对手,白逸很舒服啊!

    “唯一一场许宗师被澳大利亚战神封号强者追杀的时候,他一刀砍了对方半死,可哪怕这样,半死的澳大利亚人也追着许宗师跑了将近二百公里,才流血过多死去,也不知道许宗师到底有没有第二刀的战力。”

    白逸嘀咕着,他有了无穷的信心。

    “如果没有,那正好,不死之身扛过第一刀,然后砍他娘的,如果他有第二刀,那就继续抗他第二刀,直到朴宗师砍到没力气,然后搞他娘的!”

    他说道,随后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么一想,他心情都好了不少,许宗师还是很好对付的啊,比其他体力几乎无尽,一打打上一整天的宗师强多了。

    有了底气的白逸看看时间,午饭快到了。

    穿好黑衬衫,也不穿西服外套,白逸直接披着大衣来到一楼。

    佣人们正在忙活,看到白逸过来,他们各自鞠躬之后,便继续着他们的工作。

    白逸自顾自坐到餐桌主位,说真的,如果不是他现在压力太大,他一定会因他如今这奢侈的生活而兴奋个不停。

    前世的他可只是一个普通人,连月嫂都不舍的雇的普通人,而现在,他家里的佣人数量超过十五!

    嗯?等等,他前世连女朋友都没有,雇月嫂干嘛?

    “老爷,您来啦,看看我这道水煮白菜怎么样,我从昨晚准备到现在,不过实际上还是太仓促了,等您从暹罗回来,我一定为您准备两套极品的水煮白菜和三不沾!”

    就在白逸思索的时候,郑云大厨端着菜品走了过来,他朝白逸寒暄两句,随后回到厨房继续工作。

    他走之后,白逸一个人面对着餐桌,突然觉得有些孤单。

    “管家呢?”

    他朝佣人问道,被他问起的佣人恭敬的回答。

    “徐管家不久前刚刚离开了。”

    “嗯,姜经济也不在?”

    “不在。”

    “邵清秋在睡觉?”

    “没错,老爷,我刚刚叫过邵小姐,她说她晚上起来后再吃。”

    “嗯。”

    白逸无趣的点了点头,管家被他支使到郊外买地了,姜然应该是去收钱,邵清秋补觉,结果吃饭的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孤独啊!”

    他念叨一声,每当这种时候,穿越后遗症便会无情的找上他,偌大一个世界,他总觉得格格不入,这种感觉恐怕许久之后才能消失。

    面前的国宴名菜美味无比,清澈如水的汤里安放的菜芯是白逸前世永远吃不起的味道,可此时,白逸索然无味。

    “都别忙了,过来吃饭!”

    他朝佣人们挥手,佣人们显然有些诧异,他们中刚被白逸询问过的人皱了皱眉,忐忑的对白逸说道。

    “老爷,我们有自己的用餐时间,您……。”

    “一起吃吧,我不是武者,这么多菜我吃不光!”

    “是!”

    既然白逸下了命令,佣人们各自找到餐桌的空位坐下,只有刚回他话的那名女佣匆匆朝门外走去。

    白逸有些不满,让你一起吃顿饭,结果你还跑了,我就这么可怕么?

    “你去忙什么?”

    他问道,已经走到门口的女佣赶紧转身低头。

    “室外还有一起工作的同事,我想……。”

    “去叫他们吧,你有心了,不错。”

    白逸顿时笑了出来,这种互相关心的现象让他感受到了人情味儿,他现在的心情好了很多。

    可等到人齐之后用餐时,虽然桌子上人不少,但没几个敢说话,白逸试着聊了点儿什么,但除非他强行提问,不然没人接他的话。

    好心情逐渐消失,白逸草草吃了几口便逃回了书房。

    摊坐在椅子上,白逸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躲在笼子里的雏鸟,哪怕笼子对雏鸟无害,但雏鸟也绝对不会开心。

    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穿越后的他早已将自己关进了笼子里。

    拿出混元经看了看,不得不承认,他他娘的看不懂,偏古文的讲解里夹杂着无数武道方面的知识,白逸这完全没学过武道基础的人看个毛啊!

    将经书扔进归墟,白逸穿好衣服,将一应装备穿戴整齐,脖子上带着黑曜石牙匕,手腕上带着腕饰型袖剑,上衣兜里揣着刺杀名片和黑金,白逸拎着车钥匙,开车前往申城最大的射击训练场。

    他要练练枪法,不求半天之内练出什么神枪手的水准,只求他能让子弹在一定概率上命中高速移动靶。

    没错的,虽然枪械对宗师能起到的作用不高,但它的确是白逸如今最方便的对敌手段,不死之身让白逸有着挑战一切人的勇气,可除了不死之身以外,白逸可能只有瞎几把砍刀法和呸一口炁对敌策略。

    这一点儿也不白帝,这一点也不帝尊,这特么不是神该有的实力!

    心里这样哀嚎着,白逸乖乖交钱购买了自己双枪的配套子弹,同时购买了四个小时的训练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