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穿越小说 > 大良医 > 第二十三章:天降花盆
    周恒一哆嗦,抬眼看看一身土的刘仁礼,这就是脾气温和知书达理?

    穿越到这里一周了,除了第一天生死攸关,这些天还真的很安全,只是穷一点儿,暂时生计上有些困难。

    今天倒好,一会儿是尸臭,一会儿是天降花盆,出门走得急没看黄历,这是灾星当头啊。

    周恒再度退后一步,看向刘仁礼,犹豫道:

    “要不,改日刘小姐心境平复,我再......”

    刘仁礼一把抓住周恒的手臂,直接朝楼上走去。

    “周公子不要多想,秀儿只是被我宠坏了,再者生病的人心焦,你要多担待啊,至于诊金即便砸锅卖铁,也短不了你的,这个你放心。”

    周恒哦了一声,这句你要多担待打动了他,这样的兄长真的让人感动,朝刘仁礼点点头,将手臂从他怀中拽出来,笑着说道:

    “大人的护妹之心,让周恒感动,那就先去看一眼。至于诊费这个还真的不好说,毕竟要建设单独的手术室,还要制造一些特殊器具,一切都要看到令妹的病情程度而定。”

    二人说着已经上了二楼,周恒的脚步故意落了一步。

    之前的天降花盆还让人心有余悸,如若有什么意外,刘仁礼在前也能抵挡一下。

    果然,一个长条形的方枕飞了出来,刘仁礼似乎早已习惯,伸手接住,丢给一侧站立的小丫头。

    一挑帘,进了卧房。

    周恒没跟着,这要是跟着进去,是个圈套怎么办,看过如若被逼着负责娶回家,那岂不是毁了?

    在这异世,没身份、没钱财、没背景,一切真的不好说,还是老老实实等着吧!

    不知二人说了什么,房间内渐渐安静下来,刘仁礼一挑帘,朝周恒笑笑。

    “周公子请进来吧!”

    周恒点点头,看向那个小丫头。

    “劳烦姑娘,给我打点水净手!”

    那小丫头一欠身,忽闪着大眼睛,抬手指了指房内。

    “小姐房里就有水,公子请随我来吧!”

    周恒这才跟着进了房间,房间内就他们兄妹俩,周恒心里怕怕的,万一搞事情,抓来一个丫头当挡箭牌还是好的。

    进了房内,周恒才发现,这房间相当大,也被隔成两个部分,南侧是一个月亮门形状的博古架隔断,垂着珠帘,这边摆放着桌椅还有书案,靠着北墙有一面墙的书籍。

    所谓的刘小姐周恒没瞧见,跟着那个小丫头净了手,一个顶着幕离的女子突然出现在房中。

    周恒心下一惊,这刘小姐到底是什么人,武林高手吗?

    怎么走路没声音,不是丢花盆就是摔枕头,这会儿又飘到自己身后,神出鬼没。

    稍稍垂眸,周恒赶紧抱拳施礼。

    “刘小姐好!”

    刘仁礼脸上堆笑,介绍道:

    “这位就是兄长刚刚跟你说的那位周公子,不要看他年纪不大,可他医术惊人,兄长简单描述,就知你的状况,快坐下让周公子给你瞧瞧。”

    周恒没打开急救箱,手套就两副不能因为检查就浪费一副,刚刚净手的时候和小丫头要了一块干净的帕子拿在掌中,盯着那幕离。

    刘仁礼说完,那刘小姐似乎斟酌了一番,伸手将幕离下方的白纱掀开一角,幽幽说道。

    “小女长相丑陋,恐污了公子的眼,就掀开伤处看看肉瘿可否?”

    周恒点点头,“可以!”

    显然那刘小姐没想到,周恒连这个要求也能同意。

    葱白似得手指,抓着白纱犹豫了片刻,缓缓掀开,一个如同橄榄球形状的紫色巨大肿块出现在眼前,尺寸如同周岁婴儿的头颅大小。

    周恒伸手,示意刘小姐坐下。

    垫着汗巾,仔细查看了这颗甲状腺良性肿瘤,边界非常清晰,不过边缘已经覆盖颈动脉上方,尝试轻轻触碰,整个瘤体活动的空间非常小,质地也极为坚硬。

    “刘小姐,我这样触碰是否觉得肉瘿疼痛?”

    没有客套,也没有尴尬的问题,就这样仿佛闲聊般,周恒直接问起感受,刘小姐摆摆手。

    “轻轻触碰不疼不痒,只有用力按压或者挤压才疼痛,没喝药医治的时候,只如拳头大小推得动,可吃了几个月的药,这肉瘿飞长,让我无法扭动头部,每日颈部酸痛头晕眼花,吞食饮水已经有些困难。”

    周恒点点头,将汗巾还给小丫头,看向刘仁礼。

    “刘大人,此处可有笔墨?”

    刘仁礼一怔,完全没明白周恒的意图,指着书案说道:

    “那里有!”

    周恒这才看向刘小姐,隔着一层幕离真的无法交流啊。

    “我可否用一下笔墨,如此才能说清楚病情。”

    刘小姐嗯了一声,带着周恒走到书案前。

    周恒也没有客套,开始绘制人体颈部的结构,当然没有将所有的解剖结构全部画出来,只是按照刘小姐的情况,画在纸上。

    边画,周恒边指着各个部位讲解道:

    “这所谓的肉瘿,不过是以颈前结喉正中附近出现半球形肿块,能随吞咽而上下移动为主要表现的甲状腺良性肿瘤。本病大多数大夫的判断是,由于肝思郁怒,气滞、痰浊、瘀血凝结而成。”

    说到这里,周恒顿了顿,西医的理论认为,这个多是胚胎细胞残留在甲状腺造成的,我要怎么解释呢?

    周恒的停顿让二人全都看向周恒,周恒这才接着说道。

    “而我认为,此病有些个例,在母亲孕时营养不调或双胎所致,一胎存活另一胎不全活死亡才造成如此病症,并非什么神灵诅咒。”

    刘小姐抓着书案的手指有些泛白,双臂微微颤抖着,刘仁礼朝着周恒的位置挪了一步。

    “神灵诅咒之说是兄长所言,是口误秀儿莫要生气。”

    刘小姐一把将刘仁礼拽到一侧,周恒脸颊抖了抖,难道刚刚说错话了吗?

    我是跑,还是不跑?

    那刘小姐缓缓走向周恒,周恒心下紧张,不过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如若这个病例接下,别说铺面,想要多少钱凭自己要就是了。

    一想到这个,瞬间周恒的目光也平静了许多。

    就在这时,那刘小姐突然双膝跪地,周恒这是真蒙了赶紧侧身,也不好伸手去抚。

    “刘小姐这是何意,快快请起。”

    刘仁礼也有些糊涂,不过见周恒朝自己使眼色,赶紧上前将妹妹扶起来。

    “妹子有什么话,咱站起来好好说,如若你不想看,兄长也依着你可好?”

    刘小姐双肩有些颤抖,哽咽了好一阵才说道:

    “兄长参加科考离家的时间长,那时母亲还没有过世,曾经跟小妹提起过,当时生我的时候,还有一个妹妹,不过那妹妹生下不及我一半大,眼都没睁过就离世了,当时怕村中人乱嚼舌根,所以这事儿就没对外说过,可刚刚周公子所说正好与此相符,想来这病也是这个缘由。”

    这回换做刘仁礼怔住了,看看周恒看看刘秀儿,自家秘辛之事都不曾听闻,这周恒当然不能知晓,也就是说,他所说的医治或许更靠谱些。

    刘仁礼看向周恒,“那周公子计划一下如何医治吧,至于你所说的手术室还有器械放手去打造,所需的钱财你说就行,我刘仁礼宁可倾尽家财也要换小妹的安康!”

    周恒抖抖脸颊,怎么听起来好像自己要夺人家家产似得?

    还未等周恒说话,那小丫头从外面腾腾腾跑进来,惊慌地跪倒。

    “大人,那何捕头回来了,让人传话到后院,说是有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