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全球财富 > 第3章 空手套白狼(求推荐求收藏)
    命运的车轮沿着时代的车辙在滚动,有人快有人慢,重生于报社当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记者,彭渤不知道,在这个时代,他算是快还是慢。

    但,毋庸置疑的是,在1998年的中国,在1998年的沪海,只有让自己出名,让大家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才有机会。

    空手套白狼!

    他笑了,值得信赖的某百科里有段名词解释:这个词用在商业战场上,大概意思是说:一个人以很小的付出而取得了很大的回报。

    那么问题来了,空手套白狼总有几个步骤吧。

    好吧,那分为三步吧:第一步,去狼多的地方。第二步,空手设套。第三步,那就是广交天下朋友,狂数世间钞票。

    他努力制止住自己的笑声,如果笑出声来,公交站等车的人会以为他是神经病的,现在,第一步已经完成了,他已经站在沪海这个舞台上。

    对沪海这座城市,他是熟悉的,再熟悉不过。

    但此时,九八年的沪海,延安东路高架外滩下匝道刚刚造好,这个“华美的弧形”还被沪海市民誉为“外滩最佳观景点”,人称“亚洲第一弯”,可惜10年后被拆除。

    “宁要沪西一张床,不要沪东一间房”,沪东很多地方还是农田一片。

    ……

    “非凡成就,傲然享受”

    方方正正的公交车载着“喜力”绿色的酒瓶缓缓在车站停下。

    公交车上很挤,随着车辆缓缓前行,彭渤感觉到自己也真真切切地穿行在1998年的沪海街头,大约坐了十一站,就又回到了那个朴实而庄严的大门前。这座号称中国最美的大学,给他的感觉厚重而又灵动。

    唉,不离开校园不知道,与广昌公寓相比,自己以前的宿舍真是天堂。

    小雨如丝,梧桐大道上行人寥寥,迎面而来的主席像默然站立于雨中,见证着世间沧桑,学子更替。

    离开才一个月有余,校园竟有种陌生感。

    “彭渤。”同在校学生会的颜宁走了过来,她竟然在这里等候自己,看着头发湿透的颜宁,她的气质很清新,很符合校园,“你点名要找的几人都不在。”

    彭渤夸张地一耸肩,现在是暑假,大家都回家了嘛。

    经过南楼北楼两座教学楼,穿过翠绿欲滴、小桥荷花的“小外滩”,来到学苑食堂。

    “先吃饭吧。”颜宁道。

    “我请你到外面去吃吧。”彭渤慌忙表态道,空手套白狼,沪海最合适,而要招募人手,大学又是第一选择,勤工俭学的学生哪个时代也会有,相对于专业人手来说,他们更加“物美价廉”。

    颜宁看他一眼,好象很奇怪似的,“有学校的食堂,为什么要到外面去吃?”

    彭渤汗颜,颜宁是那种女学霸类型的,很纯粹。

    舒同体的“学苑食堂”镶嵌在黄色的墙体上,一楼,墙上是一大片菜名和价格,彭渤不用看也知道,没有超过一元的荤菜,都是几毛钱几毛钱的菜品,比外面国营饭店还要便宜得多。

    “想吃什么?”颜宁掏出饭卡。

    “我都行,什么都吃。”面对着学妹,彭渤很放松。

    “那我点了,”颜宁没有再让,“师傅,梅干菜烧肉,毛豆鸡块,徽州藕丝……”

    “可以了,可以了,”彭渤忙阻止她,“可以了。”

    可是他忘记了,这是1998年,二十年后的自己已到中年,晚宴上通常只夹几筷子菜,全场都在喝酒,但现在20左右岁的身体里却需要能量,需要大量的能量。

    看着彭渤风卷残云,“没事,”颜宁笑了,“你们报社的食堂不好啊?”虽然桌上还有菜,可是颜宁又持卡而去。

    远去的背影苗条清秀,在食堂为数不多的人群中,她亭亭翠立,在这样的理工科大学里她绝对是那种校花级别,就是在那种师范类以女生居多的学校,这身材与颜值恐怕也不惶多让,可是当他转过头来,一个女孩正坐在颜宁的座位上笑着打量着他。

    “你好。”彭渤又看看颜宁去的方向,主动说道。

    “你是华师?复旦的那个,不对,你是交大的那位。”女生兀自掩口笑道。

    “交大?”彭渤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认错人了吧。”

    “没有认错,对勿起,是不是吓着你了?”女生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一头乌黑的短发挽于左耳之后。

    彭渤承认自己是个短发控,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能驾驭短发的,可是眼前的女生即清爽富有朝气,谈笑间又不自觉流露出一丝英气与媚气。

    “哟,落雨了,侬又回来了,这黄豆咸鸭好,好吃得打耳光阿勿肯放。”女生亲热地拉住颜宁的胳膊站了起来,那两段小腿笔直修长,即丰腴又略显骨感,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造化弄人,鬼斧神工,令彭渤叹为观止。

    不过,听这几句吴语沪海话,彭渤断定她是本地土生土长的沪海女孩。

    “交大?”姑娘在的目光似笑非笑,在颜宁与他的脸上闪动着。

    “不是,误会了,”颜宁倒也大方,“这是我的……学长,人家毕业了。”

    “侬的学长伐?”女孩夸张道,“卖相勿要忒好噢,掼侬三条横马路。”

    “真是学长,对了,咱们系男生那边谁在这?”颜宁把菜放在桌上,看着这个熟悉又不熟悉的学长还真不客气,看他吃得香甜,这个短发女孩又掩嘴笑起来。

    “学长吃饭也蛮多的。”女孩又说起普通话来,“真不是交大那位?”

    女孩又笑了,十指修长又掩在口上,“那阿拉先走一步,不打扰你们了。”她的手指轻轻在空中一捏以示道别,彭渤也笑着站了起来。

    “有没走的学生吗?”彭渤问道。

    “有啊,你想做什么?”颜宁没有笑,简短的马尾辫,平静的脸庞,清清澈的眼神,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纯真。

    “不,我是想搞一个项目,需要人手支持。”

    “多少人?”

    “嗯,一个月,三、四个人,将来也有可能长期搞下去。”

    彭渤笑道,“所以,人手,男女不限。”

    ……

    穿过樱花大道就是大操场啦,宽阔的人工草坪沐浴在雨幕中,这里就是《将爱情进行到底》里那个操场,可是操场上的人彭渤已都不认识,物是人非,颇让他有些惆怅。

    “在你我相遇的地方依然人来人往,依然有爱情在游荡……”

    彭渤仍能记得这部那个时候青春剧的歌词,他看着颜宁打了电话,楼上的男生很快就会下来

    “你好,我叫陆雨森,我认识你,你是彭渤。”对方一幅黑框眼镜,笑着伸出手来。

    “彭渤,请多关照。”彭渤也热情地伸出手来,在这座学校,作为曾经的风云人物,许多人认识他,当然也有人不认识他。

    颜宁笑道,“彭渤准备作一个项目,想招聘几个人手,你有时间吗?”

    “我,你……”

    “我也参加。”颜宁笑道。

    “那我也参加。”陆雨森更加热情,虽然外面下着雨,可是彭渤体会到了沪海夏至时节的热烈,“对了,你要做什么项目?”陆雨森问到了正题。

    司马白衫说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另外,说明一下,澎湃二十年中大家的意见我一条不落全看完了,吸取大家的意见,上本书的故事在这本书中继续,但会更精彩,恳求大家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