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全球财富 > 第7章 你好,海茵薇(求推荐求收藏)
    “小彭,采访了几家了?”师父姜毅英很关心这篇报道,“这是下半年社里的重点稿件,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渣打银行和汇丰银行我都去过了……”彭渤笑道,“汇丰的办公楼真不错。”

    汇丰银行曾是外滩金融巨头,因此对行址的选择非常挑剔。一九九八年的沪东开放起步不久,小陆家嘴地区像样的办公楼只有两幢,汇丰选择了位于沪东大道和沪东南路两条最显眼大路交点的船舶大厦,并把汇丰极具标志性的红白相间logo竖立起来,成为浦东一道亮丽风景线。

    “就采访了两个银行?”姜毅英明显有些不满,她“咕咚咕咚”喝完杯中的水,“走,上午我们一起跑。”

    “师傅,你别急啊,你猜我采访到了谁?”彭渤狡黠地眨眨眼,很是得意。

    “谁?”

    “汇丰银行主席施德伦。”彭渤笑着把洗出来的照片放在姜毅英面前。

    照片上,施德伦先生凭窗而立,窗外是热火朝天的沪东大地,他明显被窗外崭新而充满发展潜力的沪东深深打动了,那笑容发自一个世界级银行家的内心,着实令人难忘。

    “师父,这一刻,我意识到外资银行进驻沪东绝非随意之举,它代表了包括外资机构在内的未来金融对沪东这片热土的向往。”彭渤也在看着自己这张得意之作,施德伦先生什么时候来的,连汇丰银行的人都不知道,但恰巧被他碰到了。

    “这张照片拍得好,获得一个摄影奖……我看有门。”姜毅英很兴奋,她抄起杯子又要喝水,可是杯里的水刚才就已经喝完了,“给老鲍看了吗?快,拿给老鲍看一下,我的徒弟,就不是一般人,嗯,你今天去哪里?”

    “我的师傅也不是一般人,”彭渤笑道“等稿子出来震他一下,今天我先去花旗吧。”

    “去吧,师父相信你,你一定会把这篇稿子写好的。”姜毅英笑着握拳鼓励道。

    有了姜毅英的鼓励,彭渤心中有了底,他认为,沪东将来的金融地位不亚于英国伦敦的金丝雀码头,自1995年底东瀛富士银行首家进驻沪东至今,已有46家外资银行集聚沪东。

    90年代末的沪东还没今天那么完善,但浦东开发开放太快,大家都知道,沪东是希望、是人生选择。

    将来,我的选择也会在沪东,但现在在同齐,彭渤挎上相机又兴冲冲出门……

    外面的天气依旧闷热,三十五度以上的高温让彭渤汗如雨下。

    一辆崭新的巴士慢慢在他的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冷气就蹿了出来,车内车外立时两个天地。

    这是花旗银行的专用巴士,为鼓励第一批入驻沪东的员工,汇丰等金融机构纷纷开通员工接送巴士穿梭于沪西与沪东之间。

    彭渤不时看着窗外的这座城市,崭新的不仅是这片土地、还有这片土地所代表的新希望。

    巴士又停了下来,彭渤眼前一亮,一个身着浅黄色短袖衫的外国姑娘走了过来,她四下看看,座位都已坐江,她走到彭渤身边坐了下来。

    彭渤忍不住又多看了她一眼,一头长长的头发,皮肤白皙细腻,五官精致,眼睛深邃,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沦陷的美貌,一出场就把别人都屏蔽的感觉。

    外国姑娘见他这样看着自己,笑着朝他点点头,插上耳机,顺着耳机露出的余音,他听得出来,姑娘听得却是评弹,没错,就是评弹。

    他不由自嘲地一笑,中国的年轻人有几人还喜欢自己的国粹,倒是老外把这个当成了宝贝。

    外国女人?彭渤又笑了。

    在1998年,有两个外国女人中国人都很熟悉,可是彭渤经常把她们弄混,一个叫莱温丝基,一个叫温丝莱特,一个是拉链门的女主,一个是泰坦尼克号的女主。

    嗯,十天后,美国总统克林顿会承认和莱温斯基发生过不正当关系,并发表讲话向全美致歉,四个月后,提上裤子的克林顿会对着伊拉克射出愤怒的炮火…….

    “你笑什么?”姑娘摘下耳机,笑着打量着他,一口英语很是流利,但听发音是那种英式英语。

    “知道白求恩大夫吗?”采访,不只要采访总裁总监,也要采访普通员工,彭渤决定在车上就进行自己的工作。

    “知道。”姑娘显然在思索,“加拿大人。”

    “对,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你是为了什么而来呢?”彭渤笑道。

    这是老三篇,车上的中国籍员工看看彭渤,又看看海茵薇,都会心地笑起来。

    “抗日战争?已经结束了吧?……ok,好吧,我是为了……我对中国很好奇,这可以作为理由吗?”外国姑娘笑道,“你是新来的?”九八年,花旗在沪海的员工总共才一百多名,一个陌生人坐在巴士上,显然,她把彭渤当作了花旗的员工。

    “好奇?”这是一个理由,全世界都对开放中的中国很好奇,对沪海这个城市很好奇,对沪东这片热土很好奇,“那现在你对沪东还好奇吗?”

    “我只能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将来这里的金融地位将来会雪过英国伦敦的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著名金融及购物区)。”姑娘笑道。

    英雄所见略同!

    交谈了几句,彭渤还想继续引导她,这个外国姑娘的注意力却被旁边的人吸引走了。

    几个老外正在谈论香江的股市,从去年这个时候开始,索罗斯大举进攻香江股市,恒生指数剧烈震荡,股市损失惨重。

    “香江必败。”说到金融,外国姑娘的语气与神态为之一变,彭渤心里一动,“不会的,我估计,一个周内香江特区政府肯定会有动作。”

    外国姑娘笑了,那种很自信很笃定的笑,“香江历届政府奉行自由经济政策,不直接干预金融市场,从去年的昨天开始,香江的恒生指数已经从16673点快要跌到7000点了。”

    花旗银行的工作就是金融,她的数字很清楚,彭渤并不奇怪。

    “不会的,香江特区政府很快就会干预,他们会出手。”

    外国姑娘不相信地看着他,“你……这么肯定?”

    “I am sure。”彭渤笑道,他的英语也很流利,他说得又这样笃定,成功地吸引了旁边几个老外的注意。

    “如果香江能赢,我就跳进这黄沪江里去。”

    “索罗斯就没有失败过,这次也不会例外。”

    “如果要实行干预政策的话,不会等到现在,我认为突破六千点只是时间问题……”

    ……

    几个人窃窃私语,却又都看着彭渤摇摇头,那样子就象看外星人一样,一幅难以置信的样子。

    “时间会印证的,或许要等些日子,但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外国姑娘甜甜一笑,那笑容,让重生后的彭勃闻到了青春的味道。

    “我的英文名字叫唐纳德?彭。”彭渤笑道,“或许不需要多少时日,很快,马上……”他抬手看看手表。

    “你好,唐纳德,我是海茵薇。”姑娘见他抬手,也热情地伸出手来。

    彭渤用力地握住海茵薇的手,虽然经过一处工地,窗外光亮阴暗,但是她的皮肤还是白到发光。

    心动预警!

    “你好,海茵薇!”他的心里一动,心底突然蹿出一个念头,他忍不住要逗她一下,“海茵薇,你的中国名字是什么?”

    “我还没有中国名字,我来到中国才半年时间……”海茵薇有些犹豫,但眼神里透里希冀,“你有什么……好的名字,推荐一下?”

    “旺财,可以吗?”彭渤一本正经道,“这个名字预示着好兆头,所有的中国人都会喜欢。”

    旺财?

    周边几个外国人都在重复着这个名字,有的人还伸出了大拇指。

    几个中国人却笑出了声,有人捂着嘴,有人笑着掩饰地看着窗外,有人则笑着看着海茵薇想要提醒她。

    “旺财?”海茵薇笑着摆摆手,她眨了眨那双蓝色大海一样深邃的眼睛,转过身看着彭渤,“那你是小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