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全球财富 > 第22章 屋檐下的沪海(求推荐票求收藏)
    又到周末了。

    今天,本不该彭渤值班,可是这些日子一心扑在买房大计上的老李,要去看房产展销会,临时拉壮丁,彭渤是个新人,又没有拖家带口的顾虑,就被老李拉来替自己值班。

    财经报社,所不缺的就是报纸,彭渤百无聊赖地翻着各种各样的报纸,房产,买房,住房公积金……几乎每一张报纸上的内容都与住房有关。

    “小彭,怎么是你值班?”听到声音,彭渤马上站了起来,师傅姜毅英已出现在门前,“今天不是老李值班吗?”

    “他去看房了,这几天都快魔怔了。”本着沪海男人的精明与算计,这些日子,老李的兜里一直装着两样东西,一样是小本本,随时记下各个楼盘的信息,一是计算器,随时可以计算出各个楼盘的数字。

    “他又去看房了。”姜毅英的声音很低沉,眼角也有些红,作为一个平时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周末也要加班的新闻工作者,这个周末难得有空,她这个时间本来应该在家陪孩子的。

    “没事,你坐,我到办公室去。”姜毅英头一低,朝办公室走去。

    彭渤坐下来,只能继续翻报纸,他的手突然一抖,一条引人瞩目的审判让他不得不关注。

    照片上,站在被告席上的是那个后来七十多岁从逆境中重新站起来看老人。

    “师傅,师傅,……”彭渤拿着报纸快速走回自己办公室,“你看……”

    门被推开了,姜毅英慌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彭渤一愣,她的手里握着一条手绢,看样子正擦拭着眼角的泪珠。

    “师傅……”

    姜毅英有些难堪地转过脸去,好大一会儿才重新转过头来,“没事的,小彭,怎么了?”她看到彭渤手里的报纸。

    “没事,没事。”彭渤也有些尴尬,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可是看着这个象母亲又象姐姐一样的师傅,他还是决定问一下,“师傅,有什么事吗?”

    姜毅英看看他,紧咬着嘴唇又低下了头。她缓慢地在办公桌前坐下,“家里有点事。”

    “我能帮上忙吗?”

    “你?”姜毅英看看他,“不好帮的,”她的语气仍很低沉,神情也有些沮丧,“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也许是心里压抑想找人倾诉,也许把这个徒弟当成自己的亲人,停留了半刻,姜毅英还是把自己的委曲倾泻而出。

    她是苏北农村人,旦复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沪海,对象在东华大学任教,这样的家庭在沪海也可以了,可是惟一不足的是长期与公婆住在一个屋檐下。

    大学分房需要排队,报社这里又迟迟没有动静,两口子决定买房,但是以他们的收入和积蓄,还差着十万块钱的距离,苏北很穷,农村的父母不能提供帮助,在与公婆商量时,好象发生了口角,只能躲到单位里,自己一个伤心落泪。

    既然话题说开,姜毅英也不再藏着掖着,“小彭,人,还是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哪怕四十平米,五十平米,也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与公婆长期一起住,勺子哪能不碰锅沿,外地媳妇嫁入沪海,也是要受委曲的,彭澎想不到堂堂国社的记者也有一肚子酸甜苦辣。

    “师傅,你等一下。”彭渤把报纸放到桌上,拉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一样东西匆匆而出。

    报社旁边就是建行,他匆匆跑到柜台口,“取十万块钱。”

    九八年还没有信用卡的概念,存钱取钱只能用存折,“取这么多啊,要买房吗?”柜台里是一个四十岁左右胖胖的阿姨,笑眯眯地盯着彭渤。

    看来,这几天大宗的取钱用项都是用在买房上了。

    “是啊。”彭渤气喘吁吁道,“现在不买房,将来会后悔的。”

    “哦,”胖阿姨一边操作着,一边不时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一下彭渤,“年轻人有房,找对象都好找的,你在哪里工作啊?”

    “报社。”彭渤一边耐心地等待,一边尽量回答她的问题,当他拿着用报纸包裹的一摞钱飞快地跑出银行,后面胖阿姨还在喊,“是财经报吗?”

    财经报,也不是发财报,更不可能会印钞票,就象银行的钱不是自己的一样,当彭渤把报纸包放到桌上时,姜毅英愣了。

    “这……是什么?”

    “师傅,别发愁了,钱,我这里有的。”彭渤尽量平静地盯着姜毅英。

    “我哪能用你的钱?”厚厚的的,象砖头一样,姜毅英忍不住多看了报纸几眼,可是坚决地拒绝了。

    “师傅,你先拿着,等你有钱再还我。”彭渤的样子是诚心诚意的。

    “你哪来这么多钱?”姜毅英奇怪了,一个租住在广昌公寓的小伙子,都不肯在单位附近找房子,只为省几块钱房租,他怎么会一下子拿出十万块钱来?

    这等于他将近五年的工资啊!

    “我,”彭渤刚才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主意,“大学时炒股票挣的,师傅,你放心,我的为人你清楚的。”

    是清楚,不清楚的话,姜毅英现在就敢报警!

    炒股,自己也在炒的,可是写惯财经报道并不等于就是股市高手,想不到自己这个徒弟竟能有这样大的手笔。

    姜毅英有些心动,“你这个年纪,你也要买房的,”姜毅英犹豫道,彭渤却不说话了,抓起纸包硬塞到她手里,“师傅,我还有的,你放心,不会影响的。”

    “对了,师傅,我想作一篇关于地产的报道。”

    “可以啊,我支持,明天我们一起去找老鲍。”姜毅英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感觉手里沉甸甸的,心里却一下亮堂了许多,借遍亲朋好友,没有借到几毛钱,没想到自己这个徒弟,帮了自己的大忙。

    ……

    夜色渐渐暗下来,下午,老鲍也回来一趟,接着又走了。

    现在,每个沪海人都在买房,单位里的人也在谈论买房,原本想买车的总编,新车也迟迟不见影子。

    “彭渤。”

    空旷的楼道里传来陆雨森的声音,彭渤站起来,“在这里,这里。”

    陆雨森回头看看后面的颜宁与吴千语,“好了,我们还以为你不在呢。”

    吴千语不断地打量着报社,颜宁却没有东张西望,她的脸上永远那么平静,好象不带一丝烟火气。

    她到底决定去京城的微软研究院看一下,西雅图那边,彭渤没有急着回答,微软拟定的是一个很庞大的商业计划,可是在中国现行的法律和条件下,依照彭渤现有的人力与物力,很难有所作为。

    “你不是说有事要说吗?”看着彭渤安排陆雨森去买肯德基,颜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