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都市小说 > 全球财富 > 第36章 彷徨,呐喊(求推荐求收藏)
    被人猜中心思,彭渤并不着恼。

    “不止没有考虑过外资银行,国内银行除了这一家我也没有考虑过。当然,如果没有这七十多家银行在联系我,住建银行也不会这么痛快地拿出钱来,如果没有今天渡边的表现,价格最后也不会上升到这个空间。”

    确切地说,这七十多家银行都是托儿,就是让住建银行急起来,行动起来,今天渡边的表现更是让他刮目相看,这个渡边,无意中开创了一条自我无意识流的表演模式,当然,这种表演是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

    “中国人好爱讲人情关系,如果我直接找住建银行,她们考虑来考虑去,再托人打听我,黄花菜都凉了。”

    “黄花菜?”海茵薇问道。

    “嗯,就是中国的一种菜,”唉,语言差异,文化差异,彭渤努力解释着,“在这个城市,拐弯抹角都能找到熟人,他们是不会痛快拿钱的。”他只能这样跟海茵薇说。

    “可是据我所知,住建银行并不是中国的顶尖银行,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它?”海茵薇终于问到点子上。

    “十天之后,京城会有一个论坛,住建银行会把这份榜单的影响最大化。”彭渤笑了。

    在一九九八年,还没有后世多如牛毛的各种论坛年会,此时的论坛含金量颇高,参会者有部委领导,也有行业大咖,在这个论坛上推出地产企业百强榜,榜单的公信和和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

    “可惜,渡边……”海茵薇叹口气,她不是学校里的学生了,对商业上的手段当然也了解,可是想到渡边失落而去的样子,为他人当托儿的命运,忍不住又叹口气。

    “放心,我会补偿了的,当然,还有花旗。”

    补偿的方式就是这份地产企业百强榜的详细资料再次卖给花旗,价格不变,在国内各大银行和投资基金、投资公司虎视眈眈中,这也算对海茵薇一个交代。

    上次,当着她的面儿放了穆瑞澜的鸽子,这次又让她扮演了一个托儿的角色,彭渤也感觉不好意思。

    两人漫步在秋日的沪海街头,可是渡边回到住友银行,却碰到了一脸乌云的横山菁二。

    道歉,自责是免不了的,正当渡边悔过知错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渡边先生,地产企业百强榜的资料可以提供给住友,”电话那边的彭渤,声音很真诚,“全沪海的银行和基金中,只有你们住友和花旗得到这份资料。”

    渡边脸上一喜,忙捂住电话跟横山报告,“费用?”横山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

    “给花旗是五万美金,你们也是这个价。”

    横山菁二考虑一下,朝渡边打了个手势。

    渡边心里一松,身子已是站直,“感谢,彭先生,实在是太感谢了,今天我请你吃饭……”

    ……

    新的一周,只待第三届中国房地产论坛开幕,可是记者的工作也要做,还要做得最好。

    报社不用坐班,也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有活儿就要工作。一般是上午8点左右补稿子,中午十二点之前最忙。

    如果稿子到点没交,编辑就会催稿,稿不等人,不得不交。

    姜毅英总会开玩笑,生命是以出刊时间为单位的。

    彭渤不喜欢熬夜,但如果deadline就在眼前,即使很困,也一定不会掉链子,出刊不等人,不能让版面因为自己受影响。

    现在他还保持着一名新记者的旺盛斗志,时刻要求自己精益求精地面对每一篇稿。上一篇外资银行的稿子发表之后影响很大,转载、评论非常多,他很有成就感,忍不住把旧报纸又拿出来看了数遍。

    这几天有个大稿,从讨论选题、定报道方案、到采访各路人、写稿,他已经熬了几个晚上。

    人,真特么怪,活儿急的时候是不会困的,想到编辑等着,报社也有流程时间,自己能快就会快一点。作为新人,他通常要等到看到编辑怎么改的之后再睡,一是学习编辑的手法,再来也要看看编辑改后的稿件是否有和他本意要表达的不同的地方,要提前做好准备。

    “小彭,老李家里有事,有个稿子采访你去一下。”姜毅英拍打着自己的肩膀,作为老记者,绝大部分同事颈椎脊椎都不好。

    “好的,组长。”彭渤站起来拿出相机,报社一共九个摄影记者,要求文字记者也要会摄影。

    这些日子,中国第一家跨行政区的华国群众银行分行沪海分行成立,今天来的都是总行的领导。

    彭渤打了个车,早早来到酒店,可是还是晚了一步,有利位置已经被同行们牢牢占据,他只能彷徨于外侧。

    相熟的记者看到他,忍不住调笑,“小彭,昨晚是不是看还珠格格啊,起不了床了。”

    还珠正在热播,可是却不是彭渤的菜。

    “没事的,小彭,等会儿我给你照片,不用着急。”

    ……

    彭渤笑着挥挥手以示感谢,他打量着这家酒店,大堂里一如既往地轩敞,左右两边是螺旋形的楼梯,直上二楼。

    看着眼前这黑压压的一片记者,他看了看胸前的相机,笑出了声。

    九点多一点,领导终于到了。

    许多记者蜂涌而上,不断有沪海的工作人员和银行的工作人员挡住如潮涌来的记者。

    人头攒动,照片就拍不到那么清晰和准确。

    “仇行长!”

    二楼,突然传来一声大喊,在这个略微喧嚣的大堂里很是清楚。二楼彭渤的周围也站了几个记者,听到他突然大喊,都愣住了,这个场合,他要干什么?

    人群中的仇行长也听到了来自二楼的呼喊,看到了彭渤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他也抬起头,笑了笑,朝楼上挥了挥手……

    咔嚓——咔嚓——

    快门按动的声音,等二楼的同行反应过来,仇行长已经走进电梯。

    彭渤若无其事地放下相机,很无辜地瞅了瞅几个同行。

    “这也行?”

    “还能这么拍?”

    “唉,行长慢点走啊,我就差一点点……”

    几个同行有的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有的反应过来可是行长已经走进电梯,大家看着手中的相机,一幅恨恨的样子。

    “不行,小彭,大家共享啊!”

    ……

    “共享?国社的稿子他们只有转发的份,”总编鲍铮看着手中的照片,“这个角度真好,他认识你吗?”

    “哦,可能不认识吧,但我认识他。”彭渤开着玩笑。

    “谁不认识他?”鲍铮也笑了,“好,马上交给老刘,对了,还有,你手头不是还有一篇房地产的稿子吗,下个周,房地产论坛开幕,辛苦你再跑一趟京城。”

    司马白衫说

    彷徨,新书掉落前十,呐喊,大家有票投一波啊,助我一把!!!另外,谁有书单,能帮着加一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