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23章 也要弄个差不多的
    这还只是切磋的时候点到即止,十成武功发挥最多八成,否则计缘敢肯定耳中听到的打击力道肯定会更强一分。

    就是这样,那些拳脚相击时候的闷响,周围空气受到的震动,都说明了这绝非什么花拳绣腿。

    边上的这些客栈房客和伙计们看得开心,可要是换一个谁上去挨上一下,轻则半个月下不来床,重则要害受创就会卧床不起。

    这多少也令计缘起了一些念头,毕竟现在的自己还是弱鸡一只,武功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啊。

    现在大家兴致正高,加上旁人的起哄,在陆乘风和王克略作调息的时候,又有两人准备下场切磋。

    作为伤员的几人当然不好下场,但是边上看着也算疏解心情,9人中也只有右手被废的杜衡显得有些消沉,只是坐在那边看着同伴交手切磋不发一言。

    计缘现在不但听力奇佳,而且对声音的辨识度极高,他听到了其他8人的声音,唯独杜衡一句话没说过,想来打击实在是太大。

    ‘挺好一小伙子,可惜我帮不上你。’

    这会一些客栈房客和小厮都起哄着嚷嚷,外头的那些人大多也兴致正高,计缘也不想太惹眼,混在人群后充当当个观众,反正他们总不可能一直打下去吧。

    主要也就是身上无伤的5人下场比划,受伤的最多在边上指手画脚一番,打完好几场之后,几人坐在垂柳树下一起交流,说着刚刚那些招式那里怎么变招更合适,哪些地方反应慢了。

    后门这杵了一会,没听到什么感兴趣的,计缘也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他到底还是没好意思这会去硬叫他们吃饭,高人风范还是要一点点的。

    ‘算了,这几天都是他们来请我去一起吃饭,回房等着就好了!’

    想到这,计缘也不再多留,准备回房间继续去尝试那棋子的不知名修炼效果。

    没错,虽然还搞不明白个所以然来,虽然暂时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计缘暂且自我安慰的将之前的状态定义为一种修炼。

    。。。

    回房间之后,计缘再次回忆刚刚的感觉,试图将棋子召唤出来,但不知道是不是太刻意了,还是差了什么关键,就算引得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青灵之气汇聚,却无法再进入那种观想身内天地的状态。

    室内的清风逐渐平息下来,计缘的鬓发也不再浮动。

    棋子消失在指尖之时,又一股青灵之气化为一阵凉意顺着指尖一起流入身体消弭无踪。

    计缘拖着下巴皱着眉头。

    ‘不应该啊,难不成还有时间要求?话说刚刚那会是什么时候来着?没手表没手机的真不方便!’

    ‘或者以后遇上真正的修行中人印证着问问?要是能像小说里一样拜个仙门有个护短的厉害师傅什么的也可以啊!’

    计缘正思索着呢,忽然间心头一动,听到了有9个脚步声接近,还伴随着相互间细声细语。

    “乘风,你说计先生现在修行结束没有?”

    “这么久了,应该结束了吧…”

    “不论如何我们也不能不来说一声的!”

    “嗯!”

    这细碎的声音让计缘略有疑惑,不知道他们想来说什么。

    没过一会,敲门声就响起。

    “咚咚咚……”

    “计先生,您现在方便吗?”

    计缘双手干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些才开口回答。

    “进来吧!”

    客栈木门的木枢带起特有的“吱呀~”声,陆乘风和燕飞等九人鱼贯而入。

    “计先生,我们是来向您来辞行的!”

    燕飞一开口就是辞别的话。

    “怎么?你们全都要走了?”

    哪怕已经隐隐有了猜测,计缘还是有些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这些人勉强算是自己在这屈指可数的熟人,一下全走了,还真有点孤寂感上来了。

    “嗯,宁安县毕竟是小地方,我们几人的伤回各自师门才能更好救治,本来想多留些时日,可方才泽胜府城落霞山庄三庄主来找洛师妹,我们,我们也得一起走……”

    听到计缘的话,陆乘风其实是很想留下来的,尤其想见识一下计先生怎么处理那栋凶宅,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口这么回答了,三庄主人还在客栈一楼等着呢。

    洛凝霜狠狠瞪了陆乘风一眼,少见的做出女儿家姿态,带着歉意面对计缘。

    “计先生,本来也没什么,可是三伯发现我们好几人受了重伤,就严令我们回去了…”

    突然间洛凝霜像是想到了什么。

    “或者先生可以和我们一起回去的!”

    其他人也是眼睛一亮,9人或多或少都试探过计缘是否有传授什么玄妙奇术的想法,哪怕现在也还不算死心,尤其是之前在后院听陆乘风说起计先生在风中引动清风环绕的神奇。

    但和这些人一起回去是计缘从来没考虑过的事情,否则那些忽悠迟早会穿帮,也不是说计缘丢不起这人,而是有时候事情可不只是丢脸那么简单的。

    虽然计缘因为棋子的关系至少真正有了一定底气,但这底气是属于未来的,不是现在。

    “不了,我还是比较喜欢清静一点,我们有缘自会再见的!”

    听到这话,几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失落,但计先生这种奇人想必向来随心所欲,也不是他们能随便揣测的。

    而计缘脑回路却在此刻拐到了其他地方。

    ‘哎,可惜了,看来暂时没机会套点他们的武学出来了!’

    ……

    告别计缘后,9人一起到了客栈大堂,那里有一个胡须略长的中年男子正在喝茶,穿着宽袖长袍,长发无冠亦无髻,像儒生秀士多过像武者。

    见几人下来,男子放下茶盏。

    “道完别了?”

    “嗯,三伯,我们……”

    “那就走吧,我雇了三辆马车,就在客栈外面等候。”

    说完,男子站起身来,甩袖放下5个铜板当做茶钱,率先向客栈外走去,洛凝霜咬了咬嘴唇还是无奈跟上,其他8人也是亦步亦趋,好像都很怕这个三庄主。

    只是在跨出客栈的时候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回头上扬,望向三楼,那里,一个半开着苍目的消瘦年轻男子正微笑着向他点头。

    三庄主也点头致意,然后一步跨出客栈,紧随其后的9人也都下意识看向三楼,看到了计缘向他们颔首。

    他们遵守了和计缘的约定,没有向外人提起不该提的事,所以这三庄主仅以为计缘是9人在山上遇到的一个落魄山客,这些日子为他们提供过一些帮助。

    客栈外,三辆马车一字排开,三庄主上了最前面一辆,让9人分坐后面两辆。

    随着马车车夫挥鞭赶马,马车逐渐朝着宁安县城外驶去。

    ‘年轻人啊,这江湖水可深着呢,只是一趟深山除虎,就落得如此惨重的代价,哎,杜家的小子可惜了……’

    三庄主洛枫靠在微微晃动的马车内,摇着头想着。

    而此刻的计缘依然有些出神的望着客栈门口的方向,明明视线模糊,却好似莫名能看出某种“气质”一样的东西,让洛枫在计缘眼中的形象清晰很多。

    往往一件东西比较特殊的时候,计缘那糟糕的视力就会发挥出乎令人惊喜的作用,但计缘又莫名明白这个三庄主最多武功高,绝非什么妖怪之类的。

    回想当初看伥鬼王东的情况,让计缘不由揣测着自己的眼睛难道是阴阳眼或者逼格更高的东西?

    当然,脑海中的思绪很快被另一个念头取代。

    妈蛋,那三庄主一身行头的卖相,好特么飘逸骚包啊,真他喵的有形,我也得弄个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