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穿越小说 > 宋风天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西夏(中)
    “老爹,打雷了啊。”白干山畔,长城脚下的牧场里,一个半大的小子疑惑看向远方。对那里传来的闷雷声响很是疑惑。

    “这大日头的,哪里打雷?”一年老牧民也是一脸的疑惑。日正当空就连白云都没有几朵的,怎么会有雷声传来。

    “老爹,那边有马队!”半大小子又看到了新奇的事情,伸手跳脚指着不远处的官道大喊“真好玩,还背着旗子。”

    他老子倒是见识过市面,一看就明白这是六百里加急的信使队伍。普天之下哪怕是皇宫都能直接冲门而入的存在。赶忙拉起自家傻小子躲一边儿去。生怕挡在人家路上被砍了脑袋。

    这队从遥远兴庆府疾驰而来的使者满脸都是风霜之色,可却不敢有丝毫的拖延停留。拼命挥舞马鞭向着远处雷声轰鸣之处飞驰而去。

    仁多保忠的大军败了,败的很惨的那种。

    这边带着骑兵和大名鼎鼎的背嵬军对峙的时候,却是传来了步卒军阵溃散的消息。当场就把仁多保忠给吓的摔下马来。

    那可是十万多的步卒啊,就算是站着让宋军杀也得杀到天黑去。可这不过一个多时辰而已,就被打的全军溃散。难道宋军是请来了雷神电母作法不成?

    西夏的国力不足,没办法供养大量的职业军队。所以大部分的兵马都是临时拉起来的牧民耕民。他们的士气原本就不高,再加上没有什么训练自然战斗意志低下。

    若是正常交战,哪怕再不行可有足够的数量也能撑上许久。可这次赵栩一上来就是几万杆火枪噼里啪啦的猛射,直接就把西夏步卒打蒙。随后百多门野战炮推出来,密集的散弹肆意横扫,晴天霹雳般的声响瞬间就让没有见识的牧民农夫们垮了。

    大军跟上追杀,直接导致西夏步卒阵列全部溃散。

    “将主,快走!”一群亲卫们围了上来,簇拥着仁多保忠就向后逃跑。

    “我不走!让我死在这!!”仁多保忠状若疯虎,看着自己麾下兵马全线溃败,一心想着战死沙场算了。

    步兵战线被击溃之后,宋军的步兵队列转向包抄仁多保忠所率的骑兵。而对面的宋军骑兵也开始缓缓逼近。一旦被宋军步卒缠住,宋军骑兵再杀过来。那就是真正的一切都完蛋。

    这种情况下骑兵必须逃亡,甚至要比步卒们跑的更快,抛弃步卒作为弃子。毕竟骑兵的重要性所有人都知道,保骑兵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战场上一片混乱,不过奇怪的是宋军并没有追击仁多保忠的骑兵,仅仅是将那些跑的慢的步卒们围了起来。

    仁多保忠带着数万骑兵狼狈逃串,这个时候根本就明白办法重整军马杀个回马枪。还是那句话,缺乏训练没有组织度。

    西夏国力弱小,没办法支持一支规模庞大的常备军。之前可以依靠宋军太烂而打胜仗,可此时遇上了强军就直接崩了。仁多保忠身边的这些骑兵别看没受到什么损失,可想要重新恢复战斗力至少也要十天半个月才有可能。

    退往洪州的官道上,面色木然的仁多保忠看着眼前几个信使“何事?”

    “大将军。”信使拿出背在身上的木盒递了过去“陛下有旨,请大宋皇帝陛下前往兴庆府,各部不得阻拦。”

    身穿一身厚重山文甲的仁多保忠面如金纸,在马背上晃了晃后喷出口鲜血,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十万大军一日被打崩,这个时候你来一句这是误会让他过来吧。仁多保忠哪怕是见惯了风雨也无法承受这种调戏,当场就昏了过去。

    西夏的形式非常诡异。之前百年连着三代西夏皇帝都是被外戚掌权,内斗惨烈不断。有被囚禁而死的皇帝也有被直接灭九族的外戚。几乎每年都会狠狠杀上一波。

    李乾顺算是比较有能力的皇帝了,可西夏的国情如此他并不能完全掌控国家。这里党项人和当地汉人的冲突利益瓜葛,皇族和外戚的斗争,部落与皇权的争夺,牧民与农夫的比斗等等都极大的拖垮了西夏的国力。

    耶律南仙和太子李仁爱得到了大宋的资助,势力大增。这个时候之前还想要换太子的李乾顺必须要放赵栩进来。因为西夏的军队有忠于他的,也有忠于各部落首领的,还有忠于太子一系的等等。

    愿意阻挡赵栩的只有李乾顺,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忠于自己的兵马和大宋血拼。那样不止会招来大宋的猛攻,还会给太子一dang留下可乘之机。

    所以在这种极为复杂的情况下,李乾顺最终决心放赵栩入境。至于他心中还有没有别的想法,那就另说了。

    之前一直举棋不定的李乾顺下定决心之后当即就派出了六百里加急的信使给仁多保忠,让他放开道路同时跟在赵栩的大军身后负责断后。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仁多保忠的十多万兵马一天都没能坚持下来就被打的崩溃。极大的震慑了西夏各地的军心士气。

    接下来赵栩带着大军一路前往兴庆府,虽然四周有着众多西夏兵马随行,可却是没有任何一部敢于靠近。

    兴庆府,本为灵州。党项叛乱后将此处作为本部国都所在,经过百年发展,已经成为了河套一带最为繁华的大都市。不过这一天兴庆府四周旌旗招展,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兵马几乎将整座城池淹没。至于原因,则是因为两位皇帝在此相会。

    “久闻大名,今日一见甚为欢喜。”李乾顺的面色有些尴尬,因为赵栩也是皇帝,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才好。

    “不用客气,你我二人直称就是。”赵栩微微一笑,表示不用为称呼纠结。

    这里是兴庆府的东门外十里地的迎客亭。得知赵栩大军直奔兴庆府而来,李乾顺集结全国兵马在兴庆府左近等候。

    西夏国小力弱,那是相对于大宋辽国金国来说。要知道哪怕是百年之后他们也曾干掉过成吉思汗。其全国兵马动员起来足有四五十万之多。此刻单单是从声势上来说,的确是不俗。

    不过这数十万兵马吵吵嚷嚷异常混乱,比起对面十万冷漠如山,就连马儿都稍有晃动的宋军来说差的实在是太远。

    李乾顺收回目光,露出笑容“也好,你我二人皆你我相称就是。”

    历史上皇见皇的事情不是没有。像是吴末帝孙皓见晋武帝司马炎,晋怀帝司马炽见汉赵昭武帝刘聪,陈后主陈叔宝见隋文帝杨坚,南唐后主李煜见宋太祖赵匡胤等等。

    只是这些都是胜利者接见失败者,没什么代表性。真正有借鉴意义的,就是号称战神皇帝的李世民在渭水河畔与突厥可汗颉利相会。

    不过无论是哪种形式的皇见皇,最终的结果都是拼死交战直到一方覆灭。

    此刻无论是赵栩还是李乾顺,都是在互相算计着对方。

    赵栩是要假道伐虢剿灭西夏这个叛逆,而李乾顺则是因为内部的牵制想要请君入瓮。至于迎娶银川公主什么的,不过是个名头谁也不会当真。哪里会有带着十万大军来迎娶的,真当全天下的人都是傻子啊。

    两人此时是在迎客亭里坐着喝茶,身边各自站着几个人。而在这座亭子外面则是无边无际的大军。

    “我在城内设宴为你接风洗尘。”李乾顺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敌国皇帝“是否赏光?”

    “吃酒席没问题。”赵栩微微一笑“带多少兵马入城?”

    赵栩当然明白李乾顺敢于放自己带着大军深入兴庆府,为的就是能够干掉自己。说不定早就和大宋内部反对自己的力量勾结起来。这种情况下他又不傻,自然不可能孤身进入兴庆府。

    “不过是吃酒,三千足以。”

    “哈哈。”赵栩笑出声来“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至少五万兵马。”

    “哼哼。”李乾顺冷笑出声“那你干脆把十万大军都带进去算了。”

    “这可是你说的。”赵栩眯起眼睛“那就这么说定了。”

    赵栩想要假道伐虢,而李乾顺想要瓮中捉鳖。

    赵栩想要趁乱拿下西夏,而李乾顺想要拿下赵栩搅乱大宋。

    赵栩带来的兵马虽然只有十万,可无论是直接拿下兴庆府还是护卫他成功脱身都能做到。而李乾顺虽然集中了四五十万大军,可却人心不齐,甚至还有人背后捅刀子拖后腿。没有办法全都用来对赵栩发起围攻。

    赵栩在用计,李乾顺同样是在用计。

    无论是赵栩还是李乾顺,都是心智坚定的人。他们都不惜以身犯险来换取绝大的利益收获。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两个还是挺相像的。

    他们两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可也有绝大的勇气用自己作饵来行事。都是妥妥的枭雄心性。

    历史上西夏出了李乾顺,成功的在锋芒毕露的金国面前保住了国运甚至还拓地千里。而大宋非常悲催的落在了赵佶与赵恒父子俩手中,最终落个国破家亡的凄惨下场。

    这一世不同,跨越千年而来的赵栩打破了历史的宿命,他要真正的改写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