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里 > 玄幻小说 > 这号有毒 > 014、【你的就是我的】
    季梨心中所想,路浔自然不知。

    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提一枚颜粉。

    买好日常补给后,趁周围没人注意,慕容燕的胖手一挥,这些物品就被放入了储物法器内。

    当然,游戏里大家更爱直接把储物法器称为【背包】。

    众人走入一条小巷子,慕容燕在巷子口施加了一道障眼法,里头的景象外面的人便看不见了。

    这种法术可以起到单透玻璃的效果,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看不到里面,很适用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偷偷做一些刺激的事。

    天尘大陆的修行者们一般都不喜欢“扰民”,所以哪怕要御剑飞行,也会低调一些。

    慕容燕是典型的剑修,她的剑与她本人切并不相配,看着很秀气,也很纤细。

    路浔看了一眼,信息栏处显示这把剑叫【鸿毛】,是顶级法剑,黄武中的极品,比季梨那把嫁衣要好得多。

    魔宗果然财大气粗。

    同时,剑名里或许还隐藏着慕容燕对于“轻如鸿毛”的渴望。

    慕容燕的吨位踩上这把法剑,违和感有点强,有点像是大象走钢丝,总感觉这把剑扛着她有些吃力。

    所以,这把剑也站不下其他人了,除非慕容燕一手拎一个。

    猫南北小萝莉右手一挥,一只纸鹤便出现在她手中,她将纸鹤往前一丢,纸鹤瞬间变大,载上除了慕容燕外的三人,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季梨看着眼前的一切小嘴微张,毕竟没见过什么世面。

    路浔心中很是淡定,脸上却装作震惊的模样,特别爱演。

    坐上纸鹤后,小萝莉用法力一催动,纸鹤“biu~”得一声,就飞了出去。

    空中,季梨有点恐高,这是第一次飞这么高的人的常态,但在恐惧的同时,又会想着飞得更高点。

    人类对于天空,总有着向往。

    路浔俯瞰着下面的一切,有了一种久违的畅快感。

    他喜欢在上面。

    许多玩家刚玩《天尘》的时候,光是飞行就能飞上一整天,爽到无法自拔。

    还有一些闲着没事做的玩家开发了【飞车大赛】,大家在空中比快和过障碍,各种法术对轰,吃瓜群众还可以像赛马一样下注。

    人民群众找乐子的精神实在是让人叹服啊!

    根据小萝莉所说,魔宗距离渭县不远也不近,大概要飞个两天一夜。

    对于修行者来说,闭眼修行一次,两天一夜一晃眼就过去了,但对于路浔与季梨来说,就有点无聊了。

    猫耳小萝莉想了想,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本小册子,直接丢给了季梨。

    小册子上写着《食气诀》三字。

    这是魔宗的入门功法。

    正道与魔道的差别,其实从入门功法就可以看出。

    正道多为炼气,需要感悟天地,修为越高,所能带动的天地灵气便越多。

    魔道多为食气,吞食天地灵气,想要自成一番小天地。

    究竟谁对谁错到现在也没个结果,反正都各自觉得自己更牛逼点就对了。

    季梨虽然没有正式入门,但给她一本入门功法学学,也不算什么大事。

    她主要是好奇,季梨的学习速度怎么样?

    “你可以学。”小萝莉对季梨道。

    然后又对路浔道:“但是你不行。”

    路浔闻言,微微一愣后,不由笑了笑。

    “到底还是只化形没多久的妖,还带着点小孩子心性啊。”他在心中道。

    在这个世界,妖物化形后,便会心性大变,如同初生婴儿。

    对于妖来说,化形即是新生。

    所以猫南北有时候的行事作风还是有着孩子气的,等她再大一些,就会好一点。

    此刻,路浔还没有答应做她的坐骑,她便故意气一气他,还拿《食气诀》诱惑他。

    就像是小妹妹勺了一勺冰激凌,对你说:“大哥哥你要吃吗?”

    然后在你张嘴的时候,一口吃进自己嘴里,道:“不给!嘻嘻~”

    简单点说,就是个真实年龄恐怕已经几百岁的熊孩子!

    要不是因为打不过,路浔可能会一把将她抓过来打屁屁,然后疯狂揉她的猫耳朵。

    季梨接过《食气诀》时,激动得脸都红了,但小萝莉说不能给路浔看,又让她觉得有些失落。

    路浔也在此刻恰到好处的装出了略带失望的表情。

    他的脸色没有变化,只是眼神中带着些微的失落,就像是在强撑着一样。

    眼中有戏,这是影帝级的。

    而他表现的越是倔强,猫南北收他为坐骑的决心便越深。

    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态,大多数人都是有着征服欲的。

    “哼!你只要答应做本座的坐骑,好东西自然少不了你!”猫南北看着路浔道。

    此刻,二者心态出奇的一致。

    猫南北:“上钩了!”

    狗东西:“上钩了!”

    路浔装作一副内心挣扎的模样,开口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修行者的功法,我能摸一下吗?”

    “随你!”猫南北没好气道,似乎觉得自己的未来坐骑有点没出息。

    但同时,她又觉得自己已经弄得路浔心痒痒了,看来他很渴望修行功法啊!

    此刻的路浔,的确就像是有些人路上偶遇豪车,忍不住摸两下然后拍张照片。

    季梨与他相处的时日比较久一些,她知道路浔不是这样的人,但她脑子笨嘛,胸有多厉害,脑子就有多废材,所以她也想不明白。

    当然,也不可能有人可以想明白,谁能想到他是个开挂的挂逼呢?

    路浔的手指触碰到《食气诀》的一瞬间,就跳出了提示。

    “【是否学习?】”

    “【注:修行功法一旦确认,无法更改。】”

    如果想要换一种修行功法,那就等于是要删号重练了。

    至于小说里写的那种“佛道双修”,“正邪合一”,不存在的。

    这世界没有这种设定。

    修行这门学科又不是化学,还能把两样东西放一起,起化学反应不成?

    路浔直接选择了【是】。

    “【您已学会《食气诀》,目前进度:0层。】”

    此刻再打开他的面板信息,【等级0】后面还备注着【食气诀0层】。

    这本功法,小萝莉给不给他看都无所谓,反正都一样。

    没想到吧?我只要摸一下,它既是你的,但也是我的了!

    嘿嘿!

    ……

    幼儿园一把手说

    推荐票不要停~